九九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江湖亦是生活 > 第十四章 再次临行

第十四章 再次临行


    平静而悠闲的日子一天天的转瞬即逝,好像这般没有波澜的无聊生活并不能引起老天爷的兴趣,都是直接用手一划而过。

    王挚和林暮青从高唐城回来已经一旬有余,期间既没有黑衣人来捣乱也没有金古良三人的消息。彷佛那个凶险的江湖如同一场梦般远去了。

    关于金古良三人,王挚这次没有像上次三人刚离开时那样焦急。一是急也没用,更主要的是通过上次短暂的高唐之旅,王挚更能明白以三人的身手,在这江湖中足以应付大多数的麻烦。恐怕当年在江湖上报出三人的名号也能吓死一大片人的,就是不知道他们在江湖上有没有什么威风的诨号。那些书中的侠客们都是有的,虽然这些人往往都是配角。

    平静的日子在六月初十这天的清晨被一阵马蹄声打断了。

    王挚与林暮青照例早起在槐树下练功。天气有些闷热,六月的天,小孩的脸,天气说变就变,这般的闷热过后一般便是一场大雨。

    雨还没有来,两人便听到村南路口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听声音人数不少。王挚第一反应便是那黑衣人的同伙找来了。和林暮青招呼一声便要去屋里拿兵器,但林暮青拉住了他。

    “不是那些人。”林暮青一边打量着村口一边说着。

    “那会是谁?听这声音人马还不少。”王挚也看了一眼村口,只有飞扬的尘土,暂时还看不清楚人。

    “跟我来。”说着便拉着王挚往自己家走去。

    清早起床的村民好多听到声音都来到屋外看热闹。林世同也在自己家门口站着,静静的望着来人的方向。

    马蹄声渐渐近了。当先几匹马上的人已能看清楚,是几个身着县堂官衣的衙役,后面跟着两辆马车,在后面好像还有不少人马,粗略一看大概有四五十人的样子。

    在距离这边十丈左右的距离处,那些人便勒马停住,当前的几个衙役迅速跑到林家门前,分列两旁站定。王挚认出当前两人便是前些日子向林世同报讯的两人。

    后面两辆马车上的人也下车朝这边走来,其余人便都在马车旁没有动,只有一个看着年纪不大腰悬佩剑的少年跟着第二辆马车上下来的一个年轻人过来。

    当先一人,身穿官袍,头戴乌纱,四十岁左右。王挚虽没见过但一看便知他应该就是这高唐县的县太爷。后面一人一袭青衣,长身玉立,是个面貌十分英俊的年轻人,看着有二十岁左右。

    那县太爷满面春风的紧走两步赶到林世同身前作揖行礼,道:“下官恭喜林大人。”

    林世同没有看他,眼睛一直盯着后面过来的那年轻人。

    “二叔,小侄林千楚有礼了。”那人走到林世同身前同样躬身行礼。他身后那位站着的佩剑少年同样躬身却没有开口说话。

    林世同又打量了几眼林千楚,叹了口气,伸手将他轻轻托起,道:“都进来吧。”说罢转身朝门里走去。

    王挚正看的一脸懵,身旁的林暮青伸手拉了拉他,他转头见林暮青已经走出几步,却不是回家,王挚连忙跟上。

    王挚一路跟着她走又回到大槐树下面。林暮青抱着双腿靠坐在槐树下面,没有说话,好像在想着什么心事。

    王挚默默看着她,心中思索着刚才的事情,大概已有了一些猜想。

    “他们是京城来的,来接我和我爹回去的。”林暮青沉默良久开口道。

    “我猜出来了。”王挚看着她道。

    “那个林千楚应该是我大伯的儿子,我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大伯的官好像很大。”她当时和林世同出来时不过才四岁。

    “他们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又来找你们了。”

    “前几天我爹就收到书信了,他被皇帝招回去重新当官了。”

    “哦,这样啊。”王挚想着前一阵在城中设想的自己和林暮青分别的情景。难道这么快便来了?他坐到林暮青身旁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不想回去,那些人就是逼死我娘亲的凶手。”良久,林暮青又开口。语气中带着悲伤。

    “啊?怎么回事?”王挚吃惊的转头看着她。他从没听说过林暮青她娘的事情。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爹没有和我说过。但那些年我娘亲在京城过的实在不好,我爹带我出来时便说我娘死了。”

    “那这次呢,林叔决定回去了吗?”

    “是的。他还有许多的抱负未曾施展,总要回去试一试的。”

    王挚沉默着。林世同要回去的话,不可能丢下林暮青自己在这里。

    “你和我一起去,好不好?”林暮青看着他说道。眼神中没有以前林女侠的飞扬神采,剩下的只是无助与迷茫。

    世事变幻就是这样仓促与无常,让人根本不及反应。王挚还记得当时在骇河边的柳树下,自己邀请林暮青和自己一起去京城闯荡江湖的情景,那时她还劝自己不要去。只不过一月时间,便完全颠倒过来。

    午饭时间,王挚和林暮青一起来到林家。县太爷带着那一班衙役已经回去了,林千楚从京城带来的人马驻扎在王挚所住的院子里。

    这边没有饭馆,午饭是林暮青做的。饭桌上只有林家父女,林千楚和他的那名少年随从,再加上王挚。

    王挚心中无奈,自己头一次觉得在这里吃饭有些多余的感觉。

    林千楚不愧是大家族的公子,席间谈笑风生,神采飞扬,还不断的夸赞着林暮青的手艺。但王挚还是能清楚的看到他竭力不想表现出的骄傲,他的眼里也就只有林世同一人而已。

    那名佩剑的少年随从叫林落羽,是林家从小培养的护卫和书童,与林千楚一起长大的,所以也姓林。林落羽谨守下人的本分,并不多话,只是默默吃饭。

    这次他们的确是来接林世同回京赴任的。根据林千楚和林世同的谈话,王挚慢慢也明白个大概。

    朝中有了变故,一大批官员被皇帝制了罪,朝中缺人。林世同的大哥,也就是林千楚的父亲上下活动给林世同要来了这个官职,官职比林世同当年所做的还大。

    貌似是做了吏部侍郎。这官职到底多大,王挚并不清楚,也不在意,只是惊叹于京城的林家在官场确实是影响极大。

    林世同说的话并不多,多数时候都是林千楚在说。王挚自己也一心想着心事,最后了解的情况除了林世同升官了外,便是林暮青还有个奶奶在京城。王挚转头看了一眼林暮青,她并没有什么特殊表情,依旧低头沉默吃菜。

    最后,定下后天启程。

    傍晚,雨还是没有下来,天气依旧闷热。

    林千楚和林落羽出门透气闲逛去了,林暮青在外面洗刷着碗筷准备晚饭。王挚和林世同在书房相对而坐。

    “林叔,还没有恭喜你。”王挚笑着对林世同说道。

    林世同自嘲一笑,脸上无甚喜色,道:“这次去往京城还不知境况如何,没有什么可恭喜的。”

    然后抬头看着王挚道:“这次你便和我们一起去吧,反正你叔叔也去往那边了。”

    “可是,大叔他们还没有给我什么消息。”王挚想着李伯雄当日说到话,自己三位叔叔是不想自己参与京城的事情的,他怕自己贸然去了会给三人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不碍事,你去了和我们住一起就是了,不必立刻便去找他们。”林世同说着透过窗子朝西面的小厨房看了一眼,那边隐隐传来切菜的声音。

    林世同脸色稍显黯然,道:“你就当去陪着暮青吧,她自己在那边唉,她的性子太过倔强了些。”

    林世同没有说下去,只是叹了口气,不知在想着什么。

    王挚想到上午林暮青的话和让自己跟她一起去时的神色,抬头看了一眼林世同,并没有多问,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晚上王挚回自己家里去睡觉,打量着院子里驻扎的人。不知道是官府的军兵还是林家自己的护院,个个看着孔武有力,还都都佩戴着刀剑。

    后半夜,大雨下了下来,半睡半醒的王挚听着门外的雨声和一阵骚乱,爬起床来。将外面的人都安排进了南面的草棚和东边书塾中。

    再回去时,便睡不着了,默默想着自三位叔叔走后到现在发生的事情,便这样睁着眼到了天亮。

    第二天,雨停风止。

    林世同向村长交代了一些事情,并为书塾的孩子们上了最后一堂课。在林千楚以哥哥的身份叫了林暮青一声“小青”后,王挚和满脸不情愿的林暮青陪着一脸纳闷的林千楚二人在村子周围逛了一天。

    又是月落日出,出发的日子到了。

九九小说网 江湖亦是生活章节列表 http://99cxs.com/read/222140.htm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