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江湖亦是生活 > 第十二章 江湖宿命

第十二章 江湖宿命


    江湖中的故事在看故事的人眼里是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但故事中的人却每每都要提心吊胆,惴惴不安。

    虽然是要将那黑衣人引出来,但保证自己的安全总是要放在第一位的。

    王挚劝说林暮青离开,林暮青不答应,然后他便没有办法了。王挚觉得以后在这闯荡江湖的过程中绝对会遇到各种没办法的时候,但绝不会有他面对林暮青时没办法的时候多。

    两人吃完饭决定出去逛逛,出来两天大多数时间不是在客栈便是在李府。虽说也有着初入江湖的少年遇到大事时的兴奋,但在一切没有头绪的情况下还是无聊的紧。

    何况本就是要引那黑衣人出来,当然要多多露面。

    只是这小城实在小的紧,如同没有出色的小吃外,也没有什么风景名胜。这里地处平原内陆,既无名山也无大洋。

    最终两人决定去城北约莫一里处的骇河。

    日头已微西斜,五月的阳光稍显刺眼,照射在略起波浪的河面上,晶晶闪闪,摇曳生辉。岸边芦苇丛丛,野花片片,树荫葱茏。这条河水浅,既无丰富水产也不是交通水道。唯一的用处或许便是可以浇灌周围的田地。

    现在早已不是踏青的日子,岸边景色虽也算得优美,却并无人影。

    王挚和林暮青此刻便坐靠在一棵大柳树下,在这阴凉下微风中享受着闲适安宁的午后。

    “我们或许该做根鱼竿去那边钓鱼。”王挚无聊的折弄着手中的一根野草。

    “不去,太晒。”林暮青靠在树身上,微眯着眼,像是快要睡着。

    王挚无奈,继续从地上择出一根草茎叼在嘴里,歪头看着林暮青。

    “若是哪天大叔突然让我去京城,你和我一起去好不好。”

    王挚嘴里叼着的草茎末端在他转头时轻轻的划在了林暮青的脸上。痒痒的,林暮青斜眼瞟了他一下,伸手将他嘴里的草叶抓起扔掉。

    “不去,我劝你也别去。”

    “三位叔叔的话我肯定是无法拒绝的。而且不出门怎么去闯荡江湖,行侠仗义。你不是也一直想出去吗。”

    “我现在觉得就这样就挺好。”林暮青睁开眼怔怔的望着河面的点点波光。

    王挚怔怔的看着她。日头越发西斜,阳光穿过柳树枝叶,化作星星点点洒在她的脸上,身上。

    前路迷途未卜,可以预见的是一定会充满着危险。无数的少年侠客,成名英豪,在这条追寻江湖的路上悄无声息的陨落。江湖里盛的不是水,而是无数的追寻者的血与泪。

    是啊,就像现在这样多好。可是,既已入江湖,便是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的事情在两人将要离开的时候便来了。

    夕阳如血般照在河上,也映得眼前的人一身黑衣散出幽深莫测的光芒。

    “你终于出现了。”王挚看着眼前黑衣蒙面的男子,从身形中判断出这应该是那晚的黑衣人。

    那人并不言语,身形一动手中拿着的一口钢刀便向王挚劈来。

    王挚身形闪动着不断闪躲着对方的攻势。这时王挚深刻的感受到了那句“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的正确性。手上没有兵刃便无法格挡对方的招式,只能不断躲闪以期能寻求到对手的一丝破绽好欺身上前施展贴身短打。

    在王挚与那黑衣人纠缠时,林暮青反身在旁边的树上折下一根比拇指略粗的柳枝,三两下去除上面的枝叶。脚下一蹬地,手中的树枝向着黑衣人的后颈直刺过去,去势迅捷,带起的风发出尖啸。

    那黑衣人听得身后风声不敢怠慢,急忙向着王挚猛劈一刀,同时抽身避过林暮青的攻势。林暮青得势不让,挥舞着手中的树枝化作利剑朝着对手猛攻过去。

    两人的剑法承自二叔温煌,灵动迅猛,毫无花哨,招招致命。林暮青身形闪动间,带得衣袂飘扬,长发飞舞,手中的树枝更是一招快过一招。那黑衣人一时之间只能身形急退,同时挥舞钢刀隔开击向要害的树枝。

    王挚身影疾驰,绕向那黑衣人的后背,拳掌相加向着他的后背攻去。那黑衣人在两人的前后夹攻之下迅速落入颓势,只是仗着手中兵器,才一直支撑下来。

    王挚与林暮青却也烦恼着,对方一味以手中的钢刀防御,却是滴水不漏,林暮青手中的木棍已被刀刃砍为三截,手中握着的一块也就比匕首稍长。此时若是手中有剑,早将此人擒下了。好在两人已是占了上风,那人的落败只是早晚的事情。

    那黑衣人看来也是明白眼前的情况,好几次加紧攻势,只想逼开两人好趁机遁走。但每次稍一疏于防御,便被两人夹的更近。眼看三人间的距离已快要施展不开手里的刀,到那时,想防御也是徒劳了。

    黑衣人心中发狠,避过王挚的一拳后,转身一刀劈向林暮青肩头。这一刀比之前面的更狠更疾,林暮青手中的短棍却是更为迅疾的后发先至刺向那人的咽喉。此前每次遇到这种局面时,黑衣人总是收刀防御。

    但这次这人只是微微偏了偏头使之咽喉处避开短棍,手中的刀却是声势不减的继续劈向林暮青。看来是要拼着重伤也要一刀劈开林暮青好趁机逃走。

    只是他没想的是林暮青竟不顾他的刀势继续前刺,身子依然挡在他面前。木棍此前被钢刀削断时留下的尖头已然有半截刺透他的脖颈,他手中的钢刀也即将落到林暮青的肩头。颈部的剧痛已经是他无暇他顾,只专注于将手中的刀劈下。

    便在这时,左侧耳旁一阵呼啸的劲风突至,黑衣人再想躲闪已然不及。一记刚猛的拳头击在他的耳侧,劲道之大直接将其击飞出去一丈有余。而此时他的刀才堪堪割破林暮青肩头的衣服。

    黑衣人倒在地上没有声息,颈上还插着那截短棍。

    “你刚才不该这样的,太危险。”王挚心有余悸的看着林暮青。

    “我信你。”林暮青倒是毫不在意,只是偏头看看自己的肩头的衣服。仿佛刚才即将被砍的不是她。

    王挚无奈。他们小时候在金古良的指导下练习过一些合击之术,两人的默契在这十几年一起长大的过程中更是不必多说。但两人并无什么实战经历,所有的招式都只是纸上谈兵而已。此时贸然施展,稍有差池,后果便不堪设想。

    王挚慢慢走向前面倒着的黑衣人,此人的左耳和脖子处还在冒着血,染得地上已是一片猩红。王挚弯下腰伸手要去摘下这人的蒙面,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

    便在这时,异变陡生。那黑衣人,突的右手一扬,手中寒光一闪,已有一样东西向着向下弯腰的王挚袭来。同时身子猛的向一旁弹起,接着便迈开双腿向前奔逃。

    好在王挚从小便看惯了各种武侠故事中反派的卑鄙行径。走进那黑衣人时,便已小心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在那人手刚扬起的瞬间,王挚便已拧腰旋身,身子在空中旋转一周避过暗器,落地便朝前追去。

    那人看来伤势确实已是极重,虽奋起全力打出的暗器阻了王挚一瞬,但他奔出的两步却已是踉踉跄跄无力为继。

    王挚紧追两步一把抓住那人的后衣领,同时一脚向着他的小腿踹去。“嘶啦”一声,那人的衣服被王挚撕破,接着便是“咔嚓”一声小腿骨又被王挚踢断。那人一声惨叫,扑倒在地上。

    王挚向前一步一脚他在那人的背上,再次施展他的薅头发大法,抓着那人的头发将他的头抬起,露出脸来。那人却是并无声息,一动不动。王挚一把扯下他的面巾,映入眼帘的是张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平凡面庞。

    这时,那人的嘴角流出一趟黑色的血来。王挚吃了一惊,赶忙伸手探他的鼻息,却是已然气绝。看来是服了死士常用的自杀的毒药。

    在放下那人头发的时候,王挚发现这人的肩膀上刺着一朵绿色的小花。忙叫来林暮青一起辨认,却是都不认得那是朵什么花。想来应该是个什么组织的标记。江湖中有些严密的组织都会在成员的身上刺下一些标记,涂以特殊的颜料,方便确认身份。

    王挚在河边用树枝挖了一个坑,将那人的尸身掩埋。处理完毕王挚和林暮青看着那黑衣人的掩埋处怔怔出神。

    这是他们初入江湖所杀的第一个人,虽然最后那人不是他们亲手所杀,但也是因他们而死的。在这寂寂无人的河岸边,掩埋着一个年轻的生命,怕是直到尸身腐化尘土,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这便是江湖人的宿命吗。王挚与林暮青对视一眼,不禁又想起林暮青下午说的话。

    就像现在这样就挺好。

九九小说网 江湖亦是生活章节列表 http://99cxs.com/read/222140.htm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