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逆当道 > 第十一章、聚义庄

第十一章、聚义庄


    冯家酒铺是熙攘街上的老字号,终年只卖一种烧酒,口感醇烈,远近闻名。

    掌柜姓冯,大名少有人知,只知道他卖的酒叫雁烧头,便都习惯喊他“冯大雁”。

    但其实他人长得并不高,和“高大威猛”毫不沾边,只是个样貌普通,性格木讷的中年汉子。

    在古城开铺子八年,酒水一直没涨过价,是个顶实诚的老实人。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可老实巴交的冯大雁却偏生了个和他性格迥异的儿子,打小就愿意招猫逗狗,到处撩闲,很是让街坊邻居头疼。

    本以为那从小没娘的孩子只是缺乏管教,等年龄大些,上了学堂,就能通情达理一些。

    却是没想到,情况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愈发变本加厉。

    自从那孩子拜入西山道观,学了几年法术后,行事就更加顽劣乖张。

    时常依仗神通,四处扒门缝,听墙根,装神弄鬼,惹事生非,搞得左邻右舍鸡犬不宁,怨声载道。

    冯大雁实在没办法,只得给儿子在城外谋了个差事,白天把他支走,才算平息众怒。

    如今孩子已变成少年,十二岁年纪,长得和他爹一样瘦,逢人也总是笑面,就是眼神狡黠的很,一看就不是省油灯。

    清晨,熙攘街上人来车往,逐渐喧闹起来。

    冯铁炉打着哈欠推开酒铺前门,伸了个大大懒腰,见街面上有积水,想是昨晚下过雨,有些扫兴,从门后取出一根绣着“引道乐生”字样的竹幡,又拿起一件蓑衣,出门上工,走出没几步,就瞧见不远处巷口跑出几个小孩,人人背着小书箱,一脸兴高采烈,看穿着打扮,应是西市大户人家的孩子。

    冯铁炉嘴角微翘,停下脚步,用竹竿一头刮刮鞋底上的泥巴,缓步走到街对面,买了几个馒头装入挎包。

    转身时,正好和那些小孩子擦身而过,好心提醒道:“别跑,都别跑,小心摔跤”

    话音未落,几个小孩便好似凭空被绊了一下,接连扑到在地,摔得满身是泥,都哇哇大哭起来。

    干瘦少年无奈摇头,叹了口气,扛着竹幡摇晃而去。

    只是,自认将一切做的天衣无缝的冯铁炉并不知道,所作所为全都被一个人看在了眼里。

    ……

    夜酩昨夜修习回光贯月,睁眼已近天明,困意全无,早早就来到酒铺对面窄巷,躲在暗处,窥视对面动静。

    他想搞清楚冯铁炉为何平白无故要骗他喝迷魂汤,还有拜把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眼见其以竹竿作笔,在鞋底上写画,有些莫名其妙,待见到一群小孩凭空摔倒,冯铁炉扬长而去,才恍然醒悟那家伙可能是在画符,心头不免又增添几分好奇,不知他从哪里学到的这种本事。

    冯铁炉一路来到北城,这边城外还有座面积不大的瓮城。

    此时,校场上聚集着很多人,男女老少皆有,大概有三十来号,见他前来,都纷纷点头招呼。

    冯铁炉带搭不理,只和其中一个身披皮甲,背负阔剑,长得忠厚朴实的高大少年聊了两句,而后一起跳上一辆带篷马车,将竹幡插在车辕上,领着一众人等,赶车出了城门。

    夜酩眼见无人注意,混入人群当中。

    大概有一盏茶的功夫,众人路过一处城外茅草亭,前面马车篷里散出一股白烟,但众人见怪不怪。

    只有几个来往路人见状,惊呼避开。

    夜酩闻到一股异香,似曾相识,猛然回想起在来青冥鬼域时,蓝老怪也曾点过一炷香香,就是这个味道。

    正暗自奇怪,眼前景物已变的不慎真切,如坠一片云雾之中。

    说来也奇,不过眨眼功夫,一阵微风拂过,云开雾散,一行人已来到一片老林之中。

    只见前方草木凄惶,小路羊肠,后路雾影茫茫,如同屏障。

    人群忽然一阵骚动,几个妇人和孩子见此诡异情形,都不由惊叫出声,抖作一团,再不敢向前。

    这时,那身材高大的少年从车篷里钻出来,高声嚷道:“都跟上,不要掉队,要不然喂了虎豹豺狼,可没地儿说理去!”

    众人闻听,不由加快脚步,紧紧跟在马车后面。

    夜酩倒没觉得害怕,四下观瞧,只感觉这片林子阴气很重,暗自提高警惕,悄悄从背后竹筐抽出黑色柴刀。

    一柱香后,一行人胆战心惊的走出密林,眼前豁然开朗。

    抬头就见前方有片山谷,山前是片村寨,占地颇广,从山根一直绵延到山腰。

    寨门前还有条小河,有座石桥横跨其上。

    有许多推车挑担的货商,扛锄下地干活的农户进进出出,一派忙碌景象。

    见到了人气,众人都暗松了口气,唯独跟在队伍最后的夜酩眉头越凝越紧。

    如果这村寨是建在道旁,路上来往行人很多,有眼前这番景象还好。

    可一路行来,他们所过之地皆鬼气森森,不见人迹,便是鸟鸣虫唤都少有听闻,看这里的地势,又是群山环绕,绵延起伏,本该是人迹罕至才对,怎会突然冒出一个村子来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夜酩不由更加警惕起来。

    ……

    冯铁炉领着人进入寨子,穿街过巷,来到一座白墙黑瓦的大院门前,看内里斗拱飞檐,像是个祠堂,但门楣上却写着“聚义庄”三个大字,朱漆大门两侧设有影壁,雕有瑞兽祥云,门口有一队乡勇把守,又有点像是个衙门。

    马车停在门口,冯铁炉上前给守卫递了牌子,不多时,大门开了半扇,走出一个九尺大汉,一身农夫打扮,肩扛着锄头,面上怪肉横生,满脸络腮胡须,往那里一站,便好似从寺庙里走出的门神。

    门口守卫见状,都忙躬身行礼,口中称呼“二当头”,显得很是畏惧。

    虬髯大汉晃着膀子来到台前,瞄了眼台阶上众人,一把搂住身旁干瘦少年的脖子,将其扯到怀里:“猴子,你不是在骗俺老狄吧,还是你那牛鼻子师傅又欠了化乐坊的债,让人把好的都挑走了,只留些老弱病残给我?”

    冯铁炉被勒的脸色发红,扳着大汉手臂:“哪能呢,绝无此事!”

    虬髯大汉忽见下方还有个高个少年,是张生面孔,虎眸微眯,把冯铁炉甩到一边。

    他来到台下,绕着高个少年走了一圈,问道:“哪行的?叫什么名字?”

    高大少年明显很紧张,也不知是慑于虬髯大汉的虎威,还是另有缘故,动作略显僵硬,朝前抱拳。

    “回二档头,我是白虎营的行丁,叫赵甲”

    虬髯大汉把手轻搭在他肩头:“马当先今天怎么没来?”

    高大少年肩头被这一按,便感觉有颗千钧巨石压在身上,忙暗运真气,鼓气相迎,脑门上青筋渐起。

    他艰难的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马帅昨晚去了花月楼,估计是喝多了,早晨遣人送来腰牌,让我替他走一遭”

    虬髯大汉看少年满头大汗,兴致缺缺收了手:“那鸟人怕是把力气都泄在娘们身上了吧?”

    高大少年没敢回答,只当没听见。

    虬髯大汉敲敲后脑勺:“我怎么看你有些面熟呢?西城赵老九跟你什么关系?”

    高大少年道:“是我爹,二挡头好记性,小时候您还来我家……”

    虬髯大汉抬手打断他的话,又走上台阶:“打住,少套近乎啊,跟阎王爷攀亲戚,也不怕早夭”

    他这话一出口,门前众人都是脸色微变,气氛变得异常凝重。

    虬髯大汉忽然哈哈大笑,将扛着的锄头墩在地上,面朝下方众人,朗声道:“莫怕,开个玩笑,今日你等既来到此处,便说明想留在这太平城讨生计,规矩想必都知道一些,太平城保太平,可不保公平,但我们这儿从不强人所难,如果不想留下,现在就可以走,想留下的就要守规矩,要是还有没喝过汤的,街对面就有,聚义庄上下都是明白人,从来不收糊涂鬼,少问多干,包你们吃住用度,这街上的一切买卖店铺,稀罕啥皆可以赊账,挂到聚义庄账上,年终再从你们工钱里扣,还不上,来年继续还,奥,对了,差点忘了,我叫狄莺,是聚义庄的二当头,如果在寨子里,或者在太平城,有人敢欺负你们,别客气,一定要告诉我,老子就愁没架打,听明白了吗?”

    众人都齐齐点头,却是没人敢出声回应。

    虬髯大汉挥手招来一个属下,又对台下众人道:“听明白,就跟着他去汤池子,把你们这些臭东烂西都扔了,好好洗个澡,换身新衣服,回来好干活!”

    说完,又看看身旁两个少年:“你们俩,可以去领这个月的例子钱了”

    冯铁炉忙朝赵甲使唤一个眼色,齐声道:“多谢二当头”

    虬髯大汉再没理会两人,拎着锄头,转身回了院中。

    ……

    夜酩个子小,躲在人群后,并没人注意到他。

    刚才听到自称狄莺的大汉最后那些话,忽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昨夜,他从那些灰色小人那里已了解到“迷魂汤”的功效,再对比刚才听到的,显然周围这些看似普通的贫民,应该都已经是“死人”,而且是那种已经知道自己死了,想要拜把头后挣够钱投胎的“明白人”,那岂不是说,这庄子里的人都是如此。

    想到这里,夜酩又抬头望向门楣上的匾额,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

    刚才他竟没注意,那“聚义庄”三个字中,头一个“聚”字有些古怪,像是后填上去的。

    冯铁炉去院中领完例钱,出来招呼赵甲,一起上了马车,晃晃荡荡离开了聚义庄。

    但并没有原路折返,而是赶着车,来到街巷了另一头,又将车拴在一口水井旁,朝寨外走去。

    夜酩一直遥遥尾随,跟着他们离开寨子,沿着一条小路,进到前方山林之中。

    这片大山树木高大,枝叶繁盛,十分原始,地上洒满枯叶,一脚踩下去,就会留下一个深深的泥印。

    他没敢跟的太近,怕前面两人听到异响,引起怀疑。

    此时已近晌午,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落在寂静幽暗的林中,衬托着地上斑驳的树影,如烟似雾。

    一高一瘦两个少年潜行多时,来到一片坡地之下,终于停下脚步。

    夜酩趴在坡顶高处,就见两人在下面休息了一会,便忙碌起来。

    赵甲用长剑砍了很多干枝,削出许多木坯,又用绳索捆来扎去,像是在做捕兽笼子。

    而冯铁炉则开始跨步丈量土地,在周围树上写写画画,想是又在布符设阵。

    夜酩自幼遍览隐门武库典籍,除了精通“剑”、“道”两大卷藏外,对“儒、释、易、兵、气、法”亦有涉猎,虽然他练得并不十分上心,但也算是略通一二。

    先前看那冯铁炉捉弄小孩,手法殊为怪异,就觉得很好奇。

    这会再看那赵甲挖坑设陷,有些近似偃术,却并非以灵阵驱动,竟也一时难辩其妙。

    只看两人忙活一阵,准备停当,又沿着原路撤回,边走边将脚印抹平,躲在了一个大树坑里。

    夜酩趁此机会,蹑手蹑脚绕到了他们身后,隔着一些距离,恰好可以看清两人的一举一动。

    就见那赵甲从背囊里拿出一块大饼,撕下一块递给干瘦少年:“你说那风狸子会上当吗?”

    冯铁炉接过,狠咬了一口:“我哪知道,反正引路童子我是不想再当了”

    赵甲点点头:“我也觉得这活没什么意思,说是开路将军,其实就是个跑腿的,营里那些老兵油子都懒得干”

    冯铁炉道:“是啊,跟着做局,就算是丙等,也能抵得上一季月俸,那像咱俩这苦差事,一点油水都捞不到”

    赵甲忽而轻抽了口气,疑惑道:“事功榜上说只要能抓到一只风狸子,就能抵一年月俸,你说那些大人为什么不干?”

    冯铁炉咧着嘴:“觉得掉架丢份呗”

    赵甲琢磨半响,疑神疑鬼道:“你那招风符没画错吧?可别像上次那样引来别的兽子”

    冯铁炉摇头:“不会,那可是我用一葫芦雁烧头换来的”

    赵甲点点头,神色微缓:“那就好,这可离聚义庄很远,真要突然冒出个大家伙,咱俩可就出师未捷了”

    冯铁炉微啧,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纸,展开又看了一遍,忽然转脸看向高个少年。

    赵甲微惊,旋即意识到上当,轻捶了干瘦少年一拳。

    两人说笑一阵,实在等的无聊,便依着树根打起盹来。

九九小说网 大逆当道章节列表 http://99cxs.com/read/219452.htm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