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逆当道 > 第六章、造化迁流

第六章、造化迁流


    夜酩没想到离别会来的这么快、这样急,知道他爹认准的事,劝也无用,不免心中酸楚,一时纳头不语。

    张老铁瞥了蓝飒一眼:“我需要一炷香时间”

    蓝老怪悻悻点头,将宝图和那把峨眉剑祖一起收入须弥物,眨眼消失不见。

    夜酩看他转眼消遁,脸色变得凝重,担心这老怪出尔反尔。

    张老铁却似一点都不担心,蹲坐在夜酩身边,望向桃山。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刚刚还是山如粉黛、溪流荫荫的山坡,转眼已是狼藉遍地,惨不忍睹。

    他沉默半响,又收回视线,看向夜酩:“前些天你还嘴硬说画谁都不给,怎么今天舍得把它拿出来了?”

    夜酩冷哼一声:“得了吧,别以为我看不出你是在演戏,我不过是将计就计而已”

    张老铁轻笑:“怎么看出来的?”

    夜酩耸耸肩:“我知道要让左中天那些人放弃夺图不容易,把宝图交给蓝飒,就能彻底打消他们的念想,你一定是担心我孤身一人,又身怀异宝,在太平城里容易惹麻烦,这样如果我真遇到危险,还可以躲到他身边,对吧?”

    张老铁嘶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是真担心我呢”

    夜酩忽然有些担忧:“可万一他硬闯进图中,怎么办?”

    张老铁摇摇头:“放心,山海鉴乃妖族三大圣器之一,哪那么容易破”

    夜酩想想也是,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拍在他手里:“拿着,别说我没想着你,保命钱!”

    张老铁看到是一个香囊,不由微微蹙眉,又从里面倒出一串铜钱,顿时愕然当场:“你从哪弄这么多青玉通宝?”

    夜酩撇撇嘴:“你省着点用”

    张老铁啧了一声,想赏他一个板栗,但手抬起来,又变敲为揉:“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藏着这宝贝?”

    夜酩扭了下头,挣开他爹的大手:“娘亲不让我和小淳告诉你,怕你拿钱去喝大酒”

    张老铁一阵沉默,低头看向溪水里沉浮不定的花瓣,脸上漾出一抹难言的苦涩。

    夜酩低着头,忽而又闷闷道:“这里面有一半是小淳的,都是那个傻蛋小时候输给我的!”

    张老铁轻笑,似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眼眸空蒙。

    夜酩缓缓转身,肩膀一抖,竟是哭了,鼻涕流出老长。

    张老铁微愕:“你几岁了,还哭鼻子”

    夜酩抽泣:“要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被逮住,要不是我赢光她的钱,她被逮住也能逃跑,还有娘亲也不会重伤昏睡,都是因为我”

    张老铁很无奈:“所以你很自责,这些年一直藏着,一枚也没用?”

    夜酩豁然抬头,红着双眼恳求道:“爹,等你回来,我们就去救小淳,好不好?”

    “她一定过得很苦……”

    张老铁哑然失笑:“这么小就整天想着找媳妇,羞不羞?”

    “我说的是正事,回来就去!”

    夜酩小脸涨红,眼前恍惚浮现出一个幼小身影,长得浓眉大眼,性子很倔强,像个假小子,平时总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满山遍野转悠,捕鸟、捞鱼、逮蝈蝈,没一样比得过他,每次打赌都输的很惨,嘴上却从不肯认输,他还记得,那不过是个寻常夜晚,两个人趁张老铁醉酒不备,偷偷溜出家门,跑去荷塘逮田鸡,正抓得起劲,却忽看到有帮黑衣人飞来,见势不妙,忙藏入荷塘之中,本以为凭两人水性,只要屏住呼吸,应该不会被发现,却没想到装田鸡的竹篓漏了,弄出了动静,他们被那伙人抓住,用药迷晕,等醒来之后,却只剩他孤零一人。

    从那以后,他的童年便再没有过朋友。

    张老铁轻轻点头:“那你可要刻苦一点,如果修为不够,我们杀入雍都生死难料!”

    夜酩暗咬牙关,抹了把脸,从小竹筐里抽出那把黑色柴刀,紧紧握在手中,眼神变得坚毅起来。

    “爹,如果我能掌握天书,杀掉那个篡改天道的狗皇帝,就能让我娘和小淳回来,让我的父王母后还有那些替咱们挡死的叔伯们都活过来,对吧?”

    “当然,爹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他们是会像你一样重生,还是真的会活过来?”

    “不知道,但你父王说这个世界正在跌落,如果能补全天道,一切皆有可能”

    “天道,又是天道”

    夜酩暗自嘟囔了一句,这个词对他而言一直是个谜。

    他望着远方,怅然道:“到底什么是天道啊?”

    张老铁眼神有些飘渺:“我觉得就是一切自然而然的道理吧,letitbe”

    夜酩无奈:“来特必”

    ……

    一炷香后,蓝飒去而复返,带回一个青衫年轻人,看着英姿不凡。

    夜酩侧目,见年轻人双眸隐含锐气,如同寒冬腊月冰凌上的反光,感觉有些脊背发凉,心生警惕。

    张老铁骤见多出个人来,还杀气腾腾,微微蹙眉看向蓝飒。

    蓝老怪轻笑道:“这趟昆墟寻宝非你一人,他是我的义子,你只要能帮着他打开门,便是首功一件,其他杂事无需理会”

    张老铁轻轻点头,没说什么,却见年轻人踏步上前,躬身一礼:“在下云浪,自幼嗜剑,久仰铁骨剑圣威名,想斗胆请您观我新悟一剑!”

    张老铁不知可否,还是没说话。

    青衫年轻人不见有何蓄势,只是将空空的右手朝前方一甩,一道青紫剑光骤然乍起,如蛟龙滚地,锐意无匹,直冲远处桃山。

    一剑过后,地上竟留下一道长达数十丈的恐怖剑痕,直通山顶。

    夜酩心头惊骇,没想到这年轻人挥手之间竟能一剑开山,这是只有越过那道天人门槛,达到第六境“朝夕彻”,体内真元可与天地气机沟通,才能拥有的不测之威。

    没想到这满身锐气中隐含有一分书卷气的年轻人竟已是如此超类拔熟的存在。

    张老铁目光微渺:“喜从悲来,真取不羁,这应是大彻大悟的一剑”

    听张老铁一语道破他的剑意,年轻人精眸微亮,微微颔首,已是由衷折服。

    然而,张老铁却话锋忽转:“不过,控物自富,不辨得失,却又有悖初心,心意相割,欲返难尽,说明你胸中仍有郁气难平,不吐不快,虽朝夕闻道,却不得彻悟,有些可惜”

    年轻人闻言,身躯巨震,深深蹙起眉头。

    张老铁随手从地上抽出一把剑,也是将剑朝前一甩,取撩剑之势,手中虽不见有丝毫剑气迸出,却已将地上那道剑痕彻底抹平,恢复如初。

    年轻人微合双眸,静心凝神体味。

    刹那间,感觉如入梦境,看到漫山桃花,轻舞飞扬,一呼一吸间,香魂袅袅,脱口赞道:“好剑法!”

    蓝飒在旁细品片刻,问道:“这是什么剑法?”

    夜酩也仰头看向他爹,脸上满是傲色,虽然他知道这招乃是祭炉剑诀中的一式,却不知来历,不由也有些好奇。

    张老铁一边手指连挑,将满地利刃尽数收回那看似毫不起眼的小竹筐中,拎到夜酩身旁,一边揉着儿子的脑袋,一边摇头。

    “不知道,但这招叫了无痕”

    年轻人反复咀嚼三字,脸色一阵变幻,恍若先前疯魔的蓝老怪。

    蓝飒沉默一阵,见年轻人如坠魔障、眼神空洞,叹道:“人似蜉蝣朝夕枉,事如春梦了无痕,云浪,你们该起程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年轻人恍然醒转,不觉间已满头冷汗,忙对蓝飒躬身一礼:“往事如烟,是我太过着意了”

    接着,又对张老铁一礼,恭敬道:“多谢剑圣赐教,今日受益匪浅”

    ……

    一段小插曲过后,张老铁朝蓝飒颔首,又叮嘱夜酩几句,说他少则仨月,多则半年就会回来接他,便转身跟着云浪飘然远去。

    蓝老怪取出一根香点燃,不知要做什么,只让夜酩把那颗桃子吃掉,才能带他离开。

    入乡随俗,夜酩只当这是规矩,也没深思,几口将桃子吃掉,却发现桃核如冰似玉,晶莹剔透,十分惊奇。

    但还未及细辨,那桃核已悄然消融,化成一汪冰水,在他指掌间流溢开来,把他的手都染的如同琉璃般透明,等他看到那水流从手掌漫上手臂,心感不妙,想要甩掉,为时已晚,水流沿着衣领,漫上他的脸颊,又顷刻钻入他的口鼻,夜酩只感到一阵窒息,神识昏聩,栽倒在地。

    蓝飒挥袖招来一缕清风,卷起晕厥的夜酩,朝着香雾飘散的方向走去,脚步越来越疾。

    他虽走的很快,但前方景物却像是一幅画,仿佛永远都离他一般远,并无丝毫变化。

    忽然,蓝飒身影拔地而起,如巨石投湖撞入画卷,激起一阵涟漪,人影转瞬消隐,似化风飞散。

    一片寂夜虚空中,蓝飒撞破一片黑雾,飘向远处一片辉光。

    那是一个漩涡,中心闪闪发亮,就像是有人将夜空戳了个洞,越是靠近,越能感到有股奇异吸力。

    蓝飒飘入其中,眨眼间来到一条河上,河水色彩斑斓,宛如霞光凝成。

    有艘梭舟停在河心,船体漆黑如墨,不见任何反光,船尾上站着一个高大男子,周身都是灰白色,如同一尊石雕。

    蓝飒登船,撑船人颔首一礼,抽蒿。

    一叶扁舟似浮萍,摇摇晃晃,顺流而下,转眼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

    不知过了多久,夜酩忽然大叫救命,猛然睁开双眼,从甲板上翻身坐起。

    伫立船头的蓝飒闻听,回身看向他,他这么多年很少见到有人在吃掉桃丹后,能这么快醒转,不由面露惊奇。

    夜酩眼看着全身琉璃色如潮水消退,在掌心再次凝成一颗桃核,慌忙将其丢出,避之唯恐不及。

    抬头看到蓝飒,顿时怒从心起:“你这是什么桃子?”

    蓝飒弯腰拾起桃核,又如同卖酒老翁般温和一笑:“换命桃子”

    夜酩揉着脖子,对刚才那一幕仍心有余悸,气的小脸一鼓:“什么换命,刚才险些憋死我!”

    蓝飒莞尔:“青冥鬼域和中土人域阴阳相照,不换一命,你如何去得?”

    夜酩不解其意,左右看看,忽然发现身后立着一尊石像,竟还会动,吓得忙向船边靠了靠,再看四周彩霞缭绕,恍如云海,船底下流淌着的不是水,而是一条条犹如金丝般的流光,更是难掩震惊:“这是哪?我们还有多久能到?”

    蓝飒眼神飘渺:“造化迁流,路还远着呢”

    说着,他又将桃核抛回夜酩脚边:“把它收好,这可是千年灵根,没有它,你将来要离开青冥可就难了”

    夜酩一愣,却是没敢再去碰桃核,想了半天:“你说这是灵根?那桃子是灵根果?”

    蓝飒微微点头:“你倒是知道不少,要不怎能换命”

    夜酩惊愕当场,犹如被一道闪电劈中,僵了半天才彻底反应过来,脸色却变得凝重起来。

    据他所知,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长有灵根果树。

    那便是昆墟寿山。

    他忽然有种很不祥的预感,他爹此行一定向他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

    想到这里,他猛得站起身,一手抓起桃核,一手拎起旁边的竹筐,急道:“老伯,我要上岸!”

    蓝飒手抚须髯:“碧落黄泉,迁流无岸,你以为这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吗?”

    夜酩脸色微寒:“为何不能走?”

    蓝飒轻笑道:“傻娃儿,在我这买酒的都是过客,买命的都是常客,你爹八成是要去做件他没把握的大事,要不又怎舍得给你换命,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夜酩迷惑,脸色已变得极为难看。

    蓝飒转身,眯眼望向远方,叹道:“青冥乃是鬼域,活人焉能去得?”

    夜酩听了先是一愣,又怒道:“你骗人,我爹绝不会害我!”

    这时,撑船石人忽然开口,声音像是从水底传来,带着些许调侃:“命势已转,开弓没有回头箭喽”

    ……

    夜酩心急如焚,却无法强迫蓝老怪做什么,正急得团团转,忽然看到河面上浮光抖动,竟显出一幅画面。

    画中有一队人,大约有十几个,正在一片冰原上疾掠,身后有个巨大阴影,如一片乌云,紧坠其后,不时喷吐电芒,射向那群人,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道焦痕,而其中有个背影,他极为熟悉,只看一眼,便认出那正是他爹。

    夜酩惊呼,手指着河面某处:“那是什么,我爹为什么会在里面”

    蓝飒微怔,扫了眼河面,又看向夜酩:“你都看到了什么?”

    夜酩急道:“我爹,还有一队人,他们好像遇到了麻烦”

    话未说完,河面上虚影已然淡去,他忙又四下寻找,却再看不到什么。

    蓝飒轻啧一声:“那些是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本来如果你不去看,或许他们就不会遇到麻烦”

    夜酩莫名其妙:“什么将来发生的事?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蓝飒道:“将来便是将来,汝未看花时,花与汝同归于寂,汝若看花,则花分外明了”

    夜酩一怔,蓦然想起她娘亲跟他讲过的“观察者效应”,但也无心深究其意,只想尽快回到岸上,又左右看看,站上船舷,竟作势欲跳。

    蓝飒嗤笑:“这造化迁流无始无终,乃业力汇聚,跳将下去,便是万劫不复”

    夜酩身形微顿,急道:“那把船划回去!”

    蓝飒摇头道:“光阴有去无回,迁流河只有一个方向”

    夜酩震惊,又细辨四周,才恍然发觉一些怪异之处。

    以往他乘船,就算是在雾中,看不到远方景物,也应能看到波涛后掠,可现在小舟下的河水却是在朝前涌动。

    如果不是撑船石人的动作,小舟的颠簸,那些光线流转,让他感觉自己在朝前走,他们与这河水便都是静止的!

    他心头一阵狂跳,想到一个可能,双腿不稳,一头栽向船下,好在撑船石人手疾眼快,用竹篙将其挑回船上。

    夜酩惊出一身冷汗,颤声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蓝飒发觉眼前这小娃儿很固执:“你可曾听过周天衍道之说?”

    夜酩点头:“周天世界,皆在树上,诸道轮回,都在汤中”

    蓝飒微愕,这倒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概括,细品一番,没想到确有那么一点意思,淡笑道:“你爹说的?”

    夜酩没有回答。

    蓝飒自不会想到,这话乃是夜酩自己的总结:“既然你懂这些,那便简单了,这就是你爹说的那锅汤”

    夜酩震惊,呆立当场,有些难以置信。

    在他的认知中,这些涉及世界运转,大道本源的学问都太过虚无缥缈,玄而又玄,他之所以知道这些,完全是当年被他娘亲逼着记下的。

    所谓“周天衍道说”,本是古人对这大千世界运转规律的一种猜测,在《越绝书》中有一幅古图,据说是从天石上拓印而来,图上描绘了一棵参天巨树,上面结满果实,无以计数,每一颗都是一个世界,全都围绕着树干旋转,若俯瞰周天,又像是一锅被搅动的汤粥,每个米粒都是一个世界,但后来这棵大树不知何故折断,导致诸界混淆,到如今已经十不存一,只剩下六块大陆,分别是中土人域、青冥鬼域、凌泽妖域、蓬莱仙域、北荒魔域,还有传说业已陨落的昆仑神域,这就是他所掌握的全部内容。

    若按他娘亲所说,这些不过都是后人的猜测,未必是六域真实成因,只有诸道轮回真实存在,而光阴如幻,其实是不动的,只是因果业力,推着人经历它,让去者难返,逝者如斯。

    夜酩震惊:“难道这就是那道天河?”

    蓝飒微微一笑,却再没有解释。

    夜酩见其默认,终于确定了猜测,想不到天河竟是一条光阴长河!

    那中土人域与青冥鬼域之间就不是一水之隔,而是时空阻隔!

    想到这里,夜酩遍体生寒,猜不透他爹为何要这样做,怒道:“我不管什么汤啊粥的,就想知道怎么才能回中土?”

    撑船石人道:“要么拿出一件像样的东西换命,要么就只能老老实实积攒事功”

    夜酩不解,转身看向外表怪异的撑船石人:“事功是什么?”

    撑船石人道:“就是贡献,想要在太平城讨生活,可不容易”

九九小说网 大逆当道章节列表 http://99cxs.com/read/219452.htm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