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逆当道 > 第四章、一境之差

第四章、一境之差


    嗤!

    便在夜酩心下琢磨他爹这番道理时,桃林中又异变突生。

    只见一株距离蓝老怪不远的桃树忽然“咔”的一声从中裂开,就好像是被一道晴天霹雳劈中,冒出一缕白烟。

    适才消失的左中天豁然从中掠出。

    蓝飒微怔,旋即淡笑道:“想不到你出来的还挺快”

    左中天冷哼一声,没有回应。

    刚刚他被困于一片寂夜虚空,当即便以本命魂兽天织之眼辨查,发觉那方天地阴阳二气极为稀薄,虚广无边,便知其可能是蓝飒设下的一方领域。

    依常理而言,领域乃是七境之上的修行者凭借自身对天地大道规则的领悟所创造的愿界,多含有许多限制,便和他以本命天赋施展的“八方不动”能让光阴流动凝滞,却无法改变其间任何事实类似,必然存在一些局限。

    只是他早看透那魔头的想法,根本没去费力寻找出口,直接以力破道,再次斩破虚空,回到了此间。

    左中天扫视一圈桃林,看到三名属下倒地不起,一双碧蓝色的眸子杀意愈盛,根本没任何废话,脚下砰然炸炸出一个深坑,迎面朝蓝飒冲去。

    他手中的金斧骤然荡漾出一层耀眼金华,如同一片太阳真火,立斩向蓝飒头颅。

    半月形斧身尚在空中划动,前方空气却已被压爆,迸射出许多绚烂的火星,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斧刃在抵着金石急速划行。

    只有眼力绝佳的人才能注意到斧刃前有道白线,那是被压缩到极致的罡气。

    这便是左中天的高明之处,金斧乃辰月教圣器,自蕴规则,若他倾力一挥,必又会斩破虚空,很可能再次落入蓝老怪的领域中,但以罡气相隔则不会,此间道理亦如借舟渡河,水不沾身。

    蓝飒见到这悍猛的一斧,神色有些动容,原本古井无波的眼眸中泛出异彩。

    他已经好久未曾如此兴奋,手里转瞬间又凝出一柄风刃,毫无花哨的朝头顶撩去。

    银光烁烁的刀锋划过虚空,伴随而来的是一阵似海水涨潮般的天地共鸣。

    轰的一声巨响!

    当一金一银两道光华相撞,便如同日月对撞在一处,一时间地动山摇,一道半球形的气浪在两人身周炸开,喷涌的劲风排山倒海般朝四面刮去,瞬间摧折满山桃树。

    远处,躲在张老铁身后的夜酩被迎面吹来的劲风割破脸颊却浑然不觉,惊呼一声“好强”,只觉得这才是真正高手间的对决。

    张老铁背负双手,衣袂猎猎作响,他微微眯起眼眸,面色有些凝重道:“等下若有意外,你便先进图中暂避”

    夜酩抬头看看他爹的侧脸,默默点头,虽然他很多时候都习惯反问一句为什么,但这次却没有。

    因为只要有他爹在,他就不可能有意外。

    而他爹说若有意外,只有一种可能,便是一会或许会顾不上他。

    ……

    一斧之后,整片桃林已是狼藉一片,惨不忍睹。

    左中天整个人被震退数丈,脚下出现两道深达半尺的犁痕,鞋袜早已化成飞灰,身上衣衫也破碎不堪。

    反观蓝飒却风采依旧,寸步未动。

    左中天知道这老怪物很强,却没想到会这么强。

    一声愤怒至极的厉吼自他唇齿间爆出,震得人耳根一阵发酸。

    他抬手扯掉衣衫,露出内衬的金丝软甲,双臂猛然一较力,体内骤然发出一阵隆隆异响,好似推开了一道沉重无比的石门,一颗颗杯口大小、恍如烈日般耀眼的光团忽自他丹府中升起,沿着道脉一路拔升。

    那光团每生出一颗,他的身躯就会随之长大一倍,碧蓝色双眸化为一金一银两种颜色,手中金斧亦变成磨盘大小,上面隐隐可见云纹闪烁,霞光缭绕。

    一颗、两颗、三颗,当第六颗光团升起,左中天看上去已不再像是一个人,而像是一尊自太古虚空走出的神明。

    “盘古真身!?”

    蓝飒双眸雪亮,眉心隐现一道云纹,整个人在这一瞬间也开始散发非同寻常的光芒。

    只是他身上的光芒是银色的,带着刺目的锐意,很像是寒夜里皎洁的月光。

    远处的夜酩在看到左中天的盘古九变后本已瞠目结舌,待看到蓝飒的变化后更是震惊,豁然抬头喊了一声“爹”。

    然而,张老铁却充耳未闻,始终全神贯注盯着前方。

    ……

    “来来来,让我试试你现在有多少斤两”

    蓝飒朗声大笑,忽如一道闪电掠上空中,双臂虚张,大袖齐摇,如同鲲鹏振翅,一动之下,竟牵动着碧空里一条条白云如潮水般朝他头顶汇聚。

    霎时间,高空中响起一阵滚雷声,仿如山雨欲来。

    站在那因聚于一处而变得灰暗的浓云下,蓝飒仿佛披上了一件无比宽大的云裳大氅,衬托着他一身银光愈发耀眼。

    当他缓缓扬起手臂,虚握手掌,身后那巨大云影亦如影随形,五根粗如天柱的手指弯曲如钩,掌心处赫然变的漆黑,如天破一洞,无数天地元气自方圆百里倾泻而入,一时间漫山遍野狂风呼啸,仿如山倾海覆,末日将临。

    威神游太清,仙衣卷云霓。

    这是任何人见到都会为之惊叹的一幕。

    即便是对左中天这种早已脚踏山巅、又经历过辰墟乱世的人物依然如此。

    因为,这是唯有八境的修行者才能拥有的境界。

    七境和八境看似只相差一境,但这一境却有一重天高。

    左中天站在地上,仰头看到蓝飒借流云化身凝出的那柄百丈风刃,脸上非但没有任何惊恐,反而露出一抹难以抑制的兴奋。

    与他而言,砥砺武道修为的最好方法便是向死而生!

    唯有无限接近死亡,才能唤回他潜藏在血脉深处的祖腾。

    他将手中金斧狠戳在地。

    体内再次发出一阵沉重如石门开启的声音。

    第七颗耀眼的光团自他丹府中升起。

    但这次他并没借此长高,而是将这颗光团倾注到金斧之中。

    瞬息间,原本闪烁金辉的斧头变得更加耀目,斧身上的银色云纹渐渐散开,露出一轮带有三足金乌印记的红日,一股仿佛来自异界的灼热气息从金斧中隐隐释出,虽然只是一点点,却令周围翠绿的野草急速枯黄,燃起火苗。

    一圈火浪如涟漪般朝四下扩散开去,眨眼间整片桃林化为火海。

    忽然,天地间有铿锵声相叠。

    蓄势已久的蓝飒终于挥手斩下那道纵横百丈的风刃。

    那本就是由无数天地元气汇聚而成的风刃刀锋极亮,自极寒冷的高空落下时,恍如一颗自天幕之外坠落的陨星,带着无比凄厉的呼啸声,以极恐怖的速度切入其下厚厚的云层。

    云乃水气所凝,在遇到这本已是极寒却又携着无数凛冽罡风的风刃后,霎时便全然凝结成无数细小的冰晶,疯狂涌向那弯如弦月的刀身。

    从地上望去,那些距离风刃最近的云朵一层层消失。

    但在一息时光后,它们又因为与四面八方倒灌来的天地元气发生剧烈摩擦,重新化为一条条瀑布般的流云,如一抹滞留在天幕上的刀痕。

    这是真正能称得上惊世骇俗的一刀,方圆百里抬头可见,闭目可闻。

    然而,变化并没有就此结束。

    当风刃斩破翻卷如沸的云潮,雪亮的刀身已变成一道拖着万丈虹霓落下的极光!

    左中天目睹这壮阔难言的一幕,虽说与蓝飒此时是敌手对头,却也由衷钦佩他这堪可裁天裂地的一刀。

    但你强又如何,吾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左中天周身气机一息流转千里,一股磅礴真元自脚下砰然炸开,犹如惊涛拍岸,在地面轰然塌陷的瞬间,身躯似一抹金虹直贯天穹。

    那柄已变得如同小山峰般大小的金斧被他双手握住,轮出一个惊人弧度,迎着那道绚丽至极的风刃斩去。

    一个巨大气团如惊雷般在斧身后炸响,金斧瞬间化出千重残影,如千峰耸峙。

    人如光,斧似岳,气拔万重山。

    这一斧亦是盖世绝伦!

    轰的一声震彻天地的巨响自高空传来,犹如天地冲撞在一处。

    刀光斧影尽碎。

    然刀斧犹在!

    一道圆形气弧从刀斧相交处迸射而出,方圆百里无数漂浮在空中难以用肉眼分辨的微尘在刹那间被涤荡一空。

    虚空骤然变得分外通透起来。

    但只是数分之一息的功夫,那迅疾扩散至方圆百里的气弧又以更加难以想象的速度回缩到原点,牵动着周遭无数紊乱的气流疯狂聚向一处,剧烈的摩擦令空气里骤然多出许多白色丝痕。

    蓝飒须发飞扬,整个人保持着俯冲向下的挥刀姿态,双眸被刀斧间迸发的强光映得一片雪白。

    左中天神情亦说不出的决绝,双腿如弓交错,浑身血脉喷张似铜浇铁铸。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凝固。

    两人刀斧相碰,竟未一触即分,而是就此僵持在空中!

    这是令蓝飒有些始料未及的结果。

    也是令站在地上始终全身贯注盯着战局的张老铁震惊不已的一幕。

    他没想到左中天竟能跨境接下这一招。

    他的身躯止不住微微颤抖,只感觉浑身热血沸腾,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从前那波澜壮阔的年代,眼前闪过无数个身影,每个都如星光般摧璨。

    夜酩在适才蓝飒飞掠高空,施展犹如神仙般的手段,凝出那道百丈风刃时就已经彻底震惊无言,再看到刚刚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幕,已经彻底傻在了那里。

    然而,一丝异变忽然让张老铁的神情由震惊转为惊惧。

    一个无论从任何角度去看都漆黑无比的“黑点”忽在刀斧相抵处悄然展开。

    一阵吱嘎嘎的怪声伴随而至,天地间似有道巨闸正缓缓开启。

    大地开始震颤,狂风席卷山野,无数残枝断木,土块石头、溪流河水全都如同失去重量般一起往天空中飘去。

    天与地似正被一股巨大力量拉近。

    张老铁再顾不上多说什么,一把抓住呆呆发愣的夜酩,将他朝远处甩去。

    他的整个身躯随即散发出赤红色的光芒,好似一座急剧燃烧的熔炉,手中多出一柄黑色无柄小剑。

    一股灼热气机自他脚底骤然爆裂开来,他如同一颗拖着炽红尾焰的彗星直刺向天幕。

    高空中,左中天骤然感到手中金斧压力稍减,蓝飒却神色阴沉。

    若是在前一瞬,他尚有余力撤招应对,但眼下天闸将开,黑界已现,即便他已破入八境,亦不敢言落入其中能全身而退。

    万般无奈下,他只能施展魔族本命天赋,在身周隔绝出一片寂夜真空,将张老铁隔阻在外。

    然而,就在他心念转换间,张老铁已升至苍穹极远,将周身赤焰罡气砥砺的锋锐无匹,手中铁胆剑亦已变得赤红。

    这是他所习赤焰剑决中最强的一剑。

    无名剑。

    非无名,名无名,道无名,剑有名。

    寂夜虚空被一束剑光划破。

    当左中天看到那束剑光时,剑光已到眼前。

    他与张老铁相识多年,因所学功法相近,秉性相投,彼此引为知己。

    虽然如今时过境迁,张老铁找蓝飒这件事让他很想不通,但是他相信关键时刻张老铁要帮的人会是他,只能是他。

    但今日他发现错了。

    张老铁那人剑合一刺在刀斧交接处,却稍稍偏了一毫。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

    无边寂夜虚空被爆炸撑破,溪畔烟尘四起,地下赫然出现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巨大深坑。

    左中天在一瞬间被打回原形,瘫跪坑底,七窍流血不止,眼中尽是愤怒,他怎么都想不通张老铁为何会帮蓝飒对付他。

    “张凌寒,你……”

    “抱歉,此事势在必行!”

    张老铁脸上遍布细如蛛网般的裂痕,往外渗出如同岩浆般炽热的血浆,眼神却很决然。

    胸襟染血的蓝飒忽如一阵风掠到坑底,一刀斩向左中天颈间,却是被一把赤红发亮的无柄飞剑挡住。

    张老铁冷道:“蓝飒,如果你不想和整个辰月教为敌,得绕人处且饶人!”

    蓝飒眼珠微转,与他苍老长相很不协调,便好象一个老者躯壳里装着个古灵精怪的猴子,身形忽然一转,又挥手一刀。

    张老铁再次拼剑相抵。

    却没想到蓝飒这招乃是虚招,忽然闪到他背后,一掌拍在其后心处,将其打得登时口吐鲜血。

    蓝飒脸上忽然闪出很多相互矛盾的神情,嘿嘿怪笑道:“张凌寒,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你以为光凭一把刀就能收买我吗,今天我就杀了你和这些妖人,为我死去的妻儿报仇!”

    说着,又缓缓举起手中弯刀。

    天地间,霎时有风来。

九九小说网 大逆当道章节列表 http://99cxs.com/read/219452.htm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