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逆当道 > 第三章、卖刀换桃

第三章、卖刀换桃


    白发老者淡笑,倏忽间来到桌前,“买路?还是买命?”

    除去张老铁,在场之人无不瞠目,震撼于老者这份化物随风的修为,不知他是何方神圣。

    张老铁将刀递出,“走投无路,自然是买命!”

    白发老者接过刀,只是看看便又还了,面色不着喜恶。

    “你这刀虽神出古异,超逸象外,当得“清奇”二字,却少了样东西,还称不上“横绝”,入不得神器之列,只能换一颗桃子”

    张老铁洒然道:“愿闻高见”

    白发老者道:“杀气”

    张老铁淡笑:“禹门三尺桃花浪,是升是坠不由我,我只是铸刀之人,却不是用刀之人,这点睛开刃之事怎好代劳?”

    白发老者略微沉吟:“如此,你倒是有心,是想与我冰释前嫌,一笑泯恩仇?”

    张老铁道:“你我之仇,终归是私怨,我们却有共同的敌人,不是吗?”

    白发老者闻言,又看看场间左中天等人,笑道:“若是你将这四妖杀了,我们倒是可以坐下谈谈”

    张老铁一时沉默不语,似真的在考虑这个提议。

    一旁的英招、褚燮、相柳婴均是脸色微变,忌惮这言行怪异的老者,暗自蓄势。

    左中天碧眸微眯,倒是没半点惊慌,只瞧了眼放在角落里的那一筐桃子,便彻底想通了整件事,不由脸色阴沉,如坠铅云。

    三十年前,南越羿帝禅位,引发禹陵之难,兄弟阋墙,一代名主葬身火海,穆王姬满借口为义兄报仇,兴兵伐越,当时手下共有五王七侯,以定风侯蓝飒、镇北侯北冥苍梧两个身具魔族血统的将军修为最强,两路先锋军势如破竹,眼看已经要打到南越水陆重镇偃师,南越使计反间蓝飒,使穆王囚杀其妻儿,蓝飒临阵倒戈,穆王又派幽察司九殿一窟高手诛杀蓝飒,据说已将其挫骨扬灰,但他却是知道,蓝飒虽身受重伤却并没有死,而是逃到青冥鬼域,用十年时间成就一方霸主,此后专门与大周作对。

    左中天幽幽念道:“二虫愚智俱莫测,山间一笑无人识,原来他们父子是来找你的”

    说完这句话,他又转头看向张老铁,眼神已冷到极点:“张凌寒,想不到你为了复仇,竟然善恶不分,与魔族勾结,枉我敬你是一代宗师,当世豪杰,今日你我恩断义绝,从此势不两立!”

    张老铁仍没说话,白发老者却道:“善恶正邪只在人心,魔族也不全是坏人”

    左中天冷哼一声:“话倒是不假,可你是辰墟十大魔头之一,怎么都跟好人不沾边吧?”

    被人骂成魔头,白发老者也不生气,淡笑道:“此言差矣,我是魔头,你是妖王,名声都好不到哪去,半斤对八两,要不咱俩做笔买卖,你这斧头不错,只要你把它卖给我,我就帮你杀了这父子二人,他们身上的东西我分文不取,如何?”

    夜酩在旁听几人对话,刚刚已猜出白发老者真实身份,不免心头暗惊,没料到他爹口中那文采风流更胜武功一筹,当得“天下文胆”四字的风月魔君竟是这番老态龙钟模样,却听老者话锋一转,一时间有些错愕。

    左中天不屑一笑,其意已不言自明。

    白发老者见状,微叹一口气,又转脸回来,笑眯眯看向夜酩:“小娃儿,或者你把那宝贝给我,我帮你杀了他们四个,顺便为这把刀点睛开刃,买你们父子性命,怎样?”

    夜酩瞠目,看老者这般颠三倒四,越发觉得胆战心惊。

    左中天懒得再听老者痴言风语,豁然起身,抄起金斧,大喝道:“摆阵!”

    英招三人早已按捺多时,闻声立时齐动,瞬息间将白发老者围住。

    白发老者却不以为然,轻啧道:“你这妖人好没道理,我虽是魔族,却未曾有害于你,好心与你谈笔买卖,非但不识趣,却还要置我于死地,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公理?”

    左中天冷笑道:“和你这魔头讲何道理!”

    话音及落,他的斧头也已朝近在咫尺的白发老者胸口斜斩而去。

    那斧头本就是金色,此时更是灿然耀目,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仿如一抹倏忽凝滞的阳光。

    既是光,必极快。

    白发老者像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被这道斧光携肩带背劈成两段。

    非但如此,这一斧还斩破虚空,令周遭天地为之一暗。

    “说什么正邪善恶,不过是比谁的拳头大而已”

    一片迷夜般的虚空中,白发老者的声音悠悠传来,带着些许嘲讽。

    左中天独立其中,自不会以为他一斧就能解决掉这令整个大周王朝都为之头疼的魔头。

    但却一时窥不透这老怪物使了什么手段,将他带到此间中来。

    他吼道:“装神弄鬼,有胆出来一战”

    白发老者冷笑一声:“还是你先出来再说吧”

    ……

    虚空之外,小凉棚里刚刚发生了一件奇诡的事。

    众人只见左中天挥起一斧,将老者斩成两段,却像是划破一幅人像画,不见鲜血喷溅,只见虚空裂开一道口子,黑光一闪,刹那间两人均消失不见。

    英招三人一惊,不知这是何种障眼法,忽听凉棚外又传来白发老者略带嘲讽的说话声,都没再理会张老铁父子,一齐疾掠追出。

    桃花溪畔,一株枝叶繁盛的桃树下,白发老者正负手而立,欣赏着满树桃红,衣袂飘扬宛如一位谪仙。

    三人都没有贸然出手,而是互成犄角将其围住。

    白发老者淡漠一笑,伸出一只右手,朝虚空中一探,好似抓住一缕飒飒秋风,朝怀中轻轻一带,竟牵引着周遭天地气流都朝手中汇聚,瞬息间凝成一把有形无质、形如弦月的“风刃”握在手中。

    英招、褚燮、相柳婴三人均同时感到体内气机一空,竟瞬间被凭空抽走大半,无不面露惊骇之色。

    张老铁拎着夜酩紧随而至,落在远处一处土坡上,目睹此情此景,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没想到十年不见,蓝飒境界竟已强悍如斯。

    夜酩则双眸发亮,面露兴奋,他虽然修行境界低微,但借助那宝图之功,却早已精通隐门武库剑、道两卷绝学,眼力更绝非等闲。

    世间修行法门万千,然境界划分大同小异,因为无论何种修行,最终都能归结到对天地元气的掌控和运用上来。

    从一到九,层层递进。

    别尘意,蹒跚行,见天地,涉百川,撼山岳,朝夕彻,御雷霆,神游八极,观古今。

    能不借助任何外物,信手呼风唤雨,凝气成刃,便是已经到了世称“御雷霆”的第七境,这在儒释道各家虽然都别有叫法,诸如正见、空变、知玄等等,但总而言之,就是修行者已能与一方天地合二为一,变通自在。

    再看白发老者的从容气度,恐怕真正实力只会更高一筹,就算没达到“神游八极”的第八境,也应相距不远。

    这时,就看老者原地未动,只将手轻轻朝前一挥,竟令周遭风势忽然逆转,分别朝三人吹去。

    那风刃也在这个刹那消散在他手中,就仿佛从未曾存在过一般。

    数丈外,三人中看似最为娇小柔弱、实则修为最高的英招神色微凛,最先察觉到白发老者这一招暗藏玄机,绝不容易应付。

    在她的感知中,这与其说是一招刀法,倒不如说是在以刀作法,敕令天地为我所用。

    便在老者出招的刹那,她也挥出手中青莲。

    那朵如同小孩拳头大小的莲苞迎风而展,刹时间开出一朵洁白无暇的莲花。

    随着花枝划过虚空,莲影重重叠叠凝滞,空中便骤然多出一片荷塘,里面莲花盛放,大大小小,不计其数。

    但也是这个瞬间,那些刚刚绽开的莲花便全都凋零,花瓣脱离花茎,化作一片片飞刃激射而出,如同一道道白色雨线,径直朝着树下老者刺去。

    只是这看似要玉石俱焚的一招,却在刀风花雨相遇的刹那再次发生了变化。

    那一大片莲雨忽然微微倾斜,在空中兜出一个大弧,携卷着刀风一起转了方向,如一道拔地而起的白色龙卷,尽数朝天空射去。

    这当然是英招有意而为,时机拿捏恰到好处,但也一下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因为白发老者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刀,蕴含着许多她还不曾领悟的规则。

    而要改变规则,就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

    白发老者略感意外,没想到英招竟能化去他这招借东风,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之意,但见她如滑泥般瘫软在地,便再没有出手的兴致。

    同样是劲风扑面,褚燮面对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一招。

    在他眼中,风里的刀光恍惚不定,如同一片迎面刮来的空蒙烟雨,避无可避。

    他不得不动用本是打算用来对付张老铁的压箱底手段。

    那捆他一直背在背上的干柴。

    那确实是柴火,却并非普通的柴火,而是经过天雷淬炼的雷击木,一共三十六根,每插入地面一根,都会落地生根,生长出许多电光环绕的繁密枝杈,三十六根落下,里外三重环绕,便能构成一道天人难逃得雷木囚笼。

    只是眼下他并没有用其围困老者,而是将它们都插入身周丈许方圆,形成一道如茂林般的屏障。

    但树叶遮得住烟雨空蒙,却隔绝不了无孔不入的刀风。

    当他感到一股凉风拂面而过,体内气机竟不受控制的从穴窍流散而出,气血逆行之下,忍不住吐出一口乌血,惨然倒地。

    相柳婴这边情形也很诡谲。

    他在先前追逐张老铁时曾与大周幽查司爪牙交手,有伤在身,笔匣中十八根铁笔已断折六根,实力折损严重,眼见老者挥出一刀,一道浑厚无匹的碧绿刀罡乍起,犹如一江春水奔腾而来,势不可挡,立时施展本命魂技,唤出九蝰真身迎敌。

    这九蝰乃是上古异兽,蛇身而九首,有喷云吐雾、含沙射影之能,其血剧毒无比,且只要阴神不灭,即便被斩肉身头颅,仍可不断再生。

    但他并非是想凭肉身硬抗,而是借助九个蛇首,各含一根铁笔,在身前虚空急速钩划,瞬时施出九道符箓,组成一道以“天”字为符头,“破”字为符脚,“宗”字为符胆的蛇形奇符,一起倾压向前。

    嗤嗤嗤……

    随着一串密集如箭矢破空般的裂响,那道势如奔流的刀罡在接连撞破“天、地、玄、宗、万、气、根、本”八道符后,终于在最后一道“破”字符爆开后,彻底烟消云散。

    然而,反震之力却还是如钟锤般狠撞在他胸口,将其整个人顶飞出去。

    只不过一招,辰月教三大司铎便皆失去再战之力。

    这让一旁观战的夜酩心头震撼久久难平。

    辰月教那三个人的根底他之前在野梅岭亲眼见过,都是能唤出本命兽的狠角色,其修为应该都在妖修六境“齐物”之上,虽说此种境界划分和中土修士的六境“朝夕彻”有些出入,实力却不相伯仲。

    他没想到三人与那和他设想出入甚大的蓝老怪交手,竟是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道:“这也太变态了,简直没地说理去”

    一旁的张老铁眸中也异彩连连,听到夜酩这样说,淡然道:“这世上很多道理是讲不通的”

    是了,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如果你想跟别人讲道理,那就一定要确保拳头够硬才是。

九九小说网 大逆当道章节列表 http://99cxs.com/read/219452.htm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