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逆当道 > 第一章、铁骨

第一章、铁骨


    苍穹浩渺,太素如弓。

    早春二月,在大周王朝最东端的云州,大地银装素裹,千里冰封。

    在一条浩荡不知几长的冰河边,一片长满梅树的山梁上,有个小村落,看规模不过百户。

    清晨时分,村里尚无行人,只能偶尔听到一两声犬吠。

    在村西头有间打铁铺子,一根缸粗的烟囱竖在下风口,此刻正往外冒着滚滚热气,有金铁交鸣声从中隐隐传出。

    打铁铺内,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正挥舞铁锤,锻造一把镰刀。

    他的脸黑中透亮,就像是一块煅烧过的熟铁,鼻翼两旁的法令纹如同铁凿錾刻一般棱角分明。

    汉子姓张,是三年前搬来的租户,婆娘早死,有一个儿子,父子两人以帮着村里人打制农具和卖炭过活,一看就是那种老实巴交的苦命人。

    然而,这个再寻常不过的早晨,却随着三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变得不寻常起来。

    ……

    “辰月教司铎英招,见过大统领”

    打铁铺内,一个刚刚走进门来,身着浅粉色襦裙,臂弯里挎着一个篮子的娇小妇人漫步上前,对着中年汉子盈盈一礼。

    在她身后跟着一个黑脸樵夫,肩挑着一捆干柴,裤腰上别着一把柴刀。

    还有个落魄书生,面色腊白,眼圈有些发黑,像是染了风寒,刚进屋就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中年汉子没搭话,只是解下缠在手上的抹布,随手丢入旁边的脏水盆,露出一只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右手,有骨无皮,通体铁铸。

    妇人轻瞥了一眼那只手,温颜一笑。

    “岁星临日,天道回旋,界门即将重启,还请大统领遵守当年之约,将我教圣图归还”

    中年汉子眉梢轻轻一挑,又看看妇人身后两人。

    “势在必得?”

    妇人点点头。

    “圣王法谕,大周如今已成天下正统,大越再无复国可能,越隐门借走我妖族三十年运势,即便当年有恩于我教,这债也还清了”

    中年汉子却摇摇头。

    “可我还有用”

    他这话说得很理所当然,就像那东西本是属于他的一般,不带任何迟疑。

    妇人没想到汉子会回答的如此儿戏,不由美眸微寒。

    ……

    就在这时,铺门忽然被一股寒风卷开,雪沫子漫天飞舞,一只芦花大公鸡扑打着翅膀从外面飞入屋内,好似受了惊吓,一阵咯咯乱叫。

    一个小男孩紧随其后冲了进来,手疾眼快一个飞扑,抓住大公鸡的一只爪子,倒提着往怀里一带,掀起宽大衣襟,把它捂在怀中,无意间打破了这屋内冷寂的气氛。

    小男孩肤色黝黑,个头还没有门闩高,看年纪也就七八岁,见陌生人却一点都不怯场,乌溜溜的大眼睛在房里一扫,被冻着发红的小脸立时显出讶色,又转头朝中年汉子一呲牙。

    “呀,有人啊,这大冷天还能照顾你生意,出门踩狗屎啦?”

    听到这话,在场三人均是一愣,都看向这言行无忌的小男孩,心生诧异。

    中年汉子微怒。

    “你来干嘛,没事赶紧滚蛋!”

    小男孩按住衣襟里扑腾的大公鸡,歪扬起下巴,一伸手。

    “我偏不,要我走也可以,把酒钱还来!”

    “没钱!”

    小男孩一脚踹翻身边的一个竹筐,炭条哗啦撒了一地。

    他狠盯着中年汉子,挺着小胸脯。

    “没钱你还这么理直气壮,我告诉你张老铁,限你半月内把我家的帐结了,要不然有你好看!”

    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当面叫外号,中年汉子脸色有些难堪,也瞪圆了眼睛,两人大眼瞪小眼。

    “咋?你也想找我打一架咋地?”

    “你天天抡铁锤,谁打得过你?”

    小男孩翻了个白眼。

    中年汉子嗤笑一声。

    小男孩眼珠微转,嘿嘿一笑。

    “小心我下回在你酒里掺童子尿!”

    “嘿!小王八蛋,你敢!”

    中年汉子怒喝,抄起手边的铁锤作势欲打。

    小男孩慌忙窜到门口,晃头示威。

    “龟儿子,你看我敢不敢,我告诉你们三个……”

    他的话还未说完,却被中年男子急声打断。

    “你还想要钱不?”

    小男孩眼珠又转了转。

    “好吧,今天有人在,给你个面子,记得还钱!”

    中年汉子将手里铁锤一扔,挥挥手。

    “去去去、关门!”

    小男孩朝他做了个鬼脸,狠踹了房门一脚,撒丫子跑了。

    ……

    娇小妇人转身看着小男孩的背影,微蹙秀眉。

    她身后那名书生突然发出一阵犹如女人抽泣声的怪笑。

    “你看,我就说他不会那么痛快给东西”

    一旁的驼背樵夫板着脸道:“闭嘴”

    书生又嘿嘿一笑。

    妇人没有理会两个时常绊嘴的同伴,又转回身来,冷脸对汉子道:“那今日就只能得罪了”

    中年汉子冷眼扫过三人。

    “谁先来?”

    没等妇人再说话,那书生已抢先朝前跨出一步,从怀中取出一个约有尺长的檀木笔匣,收敛散漫神情,朝中年汉子抱拳一礼。

    “我先,早就听闻大统领威名,不但擅长铸剑,更是剑道高人,一把铁胆剑冠绝中土江湖,凌泽万灵宗相柳婴,想领教一二”

    中年汉子探出一只手掌,道了声“请”,便再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动作。

    只是在这一动一静转换间,汉子的气度已截然不同。

    之前还像似个整日只懂得与铁渣打交道的粗人,转眼间却已变成一个浑身散发着铁血气息的将军。

    这是只有久经沙场战阵,从无数尸山血海中闯出来的人才能拥有的气度!

    即便此时打铁铺内很闷热,三人心底却犹然生出一股比屋外刺骨寒风更为凛冽的寒意,感觉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整队剑戟森然的重骑。

    书生一改病怏怏姿态,缓缓挺直腰杆,脚下陡然间升起数道青色气旋,如一条条游雾腾蛇环绕身周。

    他一手握着笔匣,如握剑鞘,另一只手曲指在匣端轻轻一扣,立时有六根长短不一的“铁笔”从中渐次飞出,笔锋都闪烁着晶蓝色,被那些青色气旋一一裹住,开始以恐怖的速度旋转,好似一根根金刚钻头,发出阵阵嗡鸣。

    书生正色道:“请大统领亮剑”

    中年汉子缓缓摇头,目光从新扫过三人。

    “你们三人一起来吧”

    书生闻听微怔,脸色愠怒。

    妇人和黑脸樵夫彼此对望一眼,却都没有假装客气。

    一个从篮子里取出一株青莲,捏在指尖。

    另一个放下背上的干柴,从怀里摸出一面光可鉴人的铜晷。

    中年汉子眼眸微眯,终于有了一丝战意!

    他黝黑的脸颊在这一刻开始变红,从中隐隐透射出犹如熔岩般的红光,就好像身体里有一座火山将要喷发。

    一股温热气息也随之从他体内析出,给人的感觉并不如何霸道。

    然而,他脚下的黄土地却瞬间炭化。

    一点焦黑色以他的脚为心朝四周蔓延开去,如同一大片黑影,蔓过散落在地的柴炭、箩筐,角落里放杂物的架子、又爬上墙壁窗棂、门板,最后覆没到屋顶房梁。

    只是一个呼吸功夫,打铁铺里的一切全都变成了黑炭色,许多支撑房屋的木梁都似烧焦的稻草缓缓干瘪。

    一只躲在房梁上的灰毛老鼠看到这一幕,尤为感到不安,那是一种对危险逼近的本能反应。

    它拼命朝屋外窜去,却一不小心将足有成人腿粗的房梁踩折。

    轰的一声爆响!

    屋顶瞬间坍塌,大片瓦砾当空砸下,却同时被几股弧形气劲震的粉碎,往四外崩飞。

    ……

    屋外,跑出没多远的小男孩回头看到这一幕,不由张大嘴巴,却一不留神撞到一个人。

    这人和他一样,刚刚也在朝打铁铺张望,但脸上却没什么惊讶。

    小男孩仰头,乍看到这身材挺拔高出常人许多的男子,尤其是他那醒目的金色卷发、碧蓝色的眼睛,一脸惊愕。

    “外…外朝人?”

    那看上去年纪约有四十的金发男子点点头。

    “和打铁铺里那三位是一起的?”

    金发男子再次点头,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冤有头、债有主,姓张的还欠我家酒钱,可跟我没关系啊”

    “你怎么看出我们也是来讨债的?”

    “你们都拿着家伙,一看就是江湖人,我又不是傻子,再说房子都弄塌了,总不会是来求他办事吧?”

    金发男子觉得小男孩分析的挺有道理。

    “你叫什么?”

    小男孩犹豫片刻,又回头看了眼打铁铺,却骇然发现那边一切都已凝固。

    四散飞扬的瓦砾,倾倒的山墙,冲天而起的火柱,还有倒飞而出的人影,一切一切,都定格在一瞬间。

    而且,这些还不是最令他感到震惊的。

    他还看到空中有一匹肋生双翅的白马,一头通体碧青的独角牛怪和一条有着数个脑袋的青斑大蟒。

    小男孩抽了下鼻涕,又狠狠揉揉双眼,发现那三头巨怪虽都是虚影,却并非他的幻觉。

    他终于感到有些害怕了,磕磕巴巴道:“夜…夜酩”

    “为什么不姓张?”金发男子诧异。

    “啥?”小男孩一愣。

    “我姓左,名中天”

    金发男子微微一笑,单手提起他的脖领,一步朝前踏出,瞬间来到打铁铺上空。

    小男孩眼见双脚骤然悬空,被吓的一个机灵,却不敢挣扎,当他来到那三个小山般的怪物中间,亲眼看到更多细节,脸色有些发白,不停嚷着:“妖怪,妖怪啊……”

    金发男子低头看向站在一圈火浪中,浑身喷吐赤红光焰,仿若魔神般定在那的张老铁。

    “不怪不怪,一点都不怪,你爹三十年前就已是七境宗师,隐门剑首,能一招将我三个手下本命魂兽逼出,不足为怪”

    小男孩神色游移不定。

    “大叔,你在说什么,他不是我爹!”

    金发男子温和一笑,盯着他的眼睛。

    “你掩饰的不错,但在这穷乡僻壤,能有你这般见识的小娃可不多见,我们来取回一件圣物,如果你能告诉我那东西藏在哪,我立刻让他们停手”

    小男孩暗咬嘴唇,与其对视一阵,忽而有些愤懑。

    “忘恩负义!当年若不是我们大越,哪会有你们妖族今天,为何要找我们麻烦?”

    金发男子轻叹,“十年轮回,天道回旋,这事一言难尽”

    小男孩把头一扭,“我爹才不会输给你们!”

    金发男子轻轻摇头,指着场间那个背后有一头独角牛怪虚影的樵夫。

    “他叫褚燮,魂兽是头青麒麟,只要被他手里那面青麟铜晷照到,任你修行再高,招数再妙,都会出现瑕疵”

    小男孩撇嘴,满脸不屑。

    “吹牛!”

    金发男子又指着本命魂兽是匹飞马的娇小女子。

    “她叫英招,魂兽便是英招,手中青莲片片都是利刃,专斩修行者神魂,无人能防”

    小男孩暗咬嘴唇,没说话。

    金发男子最后指着身后盘踞青斑大蟒的书生。

    “他叫相柳婴,魂兽乃是九蝰,拥有不灭阴神,没人能彻底杀死他”

    “你真磨唧,我不想听你在这吹牛,你们三个人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放我下去!”

    金发男子莞尔,却又很认真,伸出四根手指。

    “是四个,还有我,现在他们都已被我用本命天赋禁锢不动,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伤了和气,大越国虽已是前尘往事,但越隐门却与我教渊源甚深,所以你该替你爹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小男孩冷笑:“唬我啊?你若真能让人站着不动,干嘛不自己下去找?”

    ……

    金发男子有些无奈,发现这小男孩胆识过人,并不为所动,只能收了神通,眨眼又掠回原地。

    小男孩不知此中变故,只觉眼前光影虚晃,一切又都动了起来。

    不远处打铁铺传来一声爆响,有根赤红火柱冲天而起,似一柄直刺天穹的巨剑。

    整个打铁铺如同纸糊一般,被瞬间烧成无数碎片,四散纷飞。

    有三个人影从火中倒飞而出,如陨石般坠落在地。

    适才,三人齐动,都没有留手。

    因为先前他们就已经很清楚,这次所要面对的人乃是昔日中土南北江湖人人仰止的存在,都施展出本命魂技,只想出其不意制服对方,拿回那件对他们而言极为重要的圣物。

    然而,即便有金发男子暗中帮忙,他们还是低估了张老铁的实力。

    张老铁并未持剑,只是以铁掌为刀,以一招最普通的野火燎原,便强行破去三人合力围攻,而后一个飞掠,冲出漫天飞卷的烟尘,落到金发男子面前。

    只是当他看清金发男子面容时,脸色却有些意外,“黄毛怪,原来是你!”

    金发男子讪讪一笑,“张兄,别来无恙”

    张老铁掌心一番,神出鬼没变出一把形如月牙的刀擎在手中,冷道:“少废话,要打便来,我没功夫听你闲扯淡”

    小男孩见来了主心骨,一个箭步便从金发男子身边跳开,闪到张老铁身后。

    金发男子本想说点什么,但看张老铁的脸色,只能从后腰抽出一把金斧擎在手中。

    “如今能变几次?”张老铁突然开口。

    “六次”金发男子回道。

    张老铁深吸一口气,有些感慨这世事变换,可以让曾经的仇敌变成朋友,也能让昔日知己刀兵相见。

    金发男子看他有些迟疑。

    “要不再商量一下?能不动手最好!”

    “商量个屁!你不是能让人都不动吗?我倒要看看能不能拦住我这道符!”

    没等张老铁说话,小男孩已经踏步上前,拦在他爹跟前,将小身板拔的笔直,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黄纸,上面歪歪扭扭画有一些不成规矩的朱砂线条。

    金发男子扫了眼那张黄纸符,又笑望向小男孩。

    “你还会施符?这方天地已被我布下禁制,你们父子今天无论如何……”

    他的话并未讲完,震惊的神情就凝在脸上。

    只见小男孩单手掐出一个印诀,父子二人便在他眼前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毫无任何气势、征兆、或者说动静,就好像他们从未存在过一般。

    这件事太过超乎常理,让他措手不及。

    但凡强大的符,施展起来都需要庞大真元配合,而且必然会有许多天地异象跟随,而小男孩手里的符在他先前的感知里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张草纸而已。

    就这样过了数息时间,金发男子才想到一种可能,有些惆怅。

    他在来此地之前,已经在中土九州诸国游历整整两年,才好不容易找到这个距凌泽妖域已然很近的小村庄,没想到本应万无一失的布置,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随手破去,面对从地下深坑中跃身而出的三人,感到一阵汗颜。

    “跑了?”

    娇小妇人环视四周,她外表看上去并没有受伤,只是篮子里的荷花已尽数枯萎。

    书生和樵夫都是脸色乌黑,衣衫褴褛,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何事。

    金发男子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

    “是青玉符”

    三人听到“青玉符”都是气息明显一滞,尤其是少言寡语的褚燮,更是一脸震惊。

    “左使,您不会看错吧,青玉符乃幻天宗密传,自涂山圣主陨落后,哪里还有人能制成此符?”

    金发男子缓缓摇头,有些秘辛终究不便明说。

    可除了这个答案,他实在想不出这世间还有什么符能如此轻易避过他的感知。

九九小说网 大逆当道章节列表 http://99cxs.com/read/219452.html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