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我家大师姐是个坑 > 第两百九十二章、你敢问心么?
    “轰!”

    流火从天际坠下,砸在面前不远的废墟之中,四周都是惊恐奔逃的人群,大雨滂沱。

    哭泣着站在原地的孩童。

    头发花白的老人。

    脸色惊恐的壮汉。

    密密麻麻的脸庞被火光照亮,房屋隆隆被蜿蜒裂开的大地摧垮吞没,将废墟燃成了一个黎明……

    粗重的喘息声在耳畔响起,整个身体沉重的摇摇晃晃,像是穿行在奔逃的人群中,四周的视野不断颤抖着。

    “救命!救命啊!”

    “我还不想死啊!谁来救救我!”

    “啊!拉我!拉我一把!”

    崩毁的大地,四面疮痍,远处的城墙被粗暴的撕碎,摇晃着龟裂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沟壑深渊!

    人们拼命奔逃着,时不时有人被坍塌的房屋砸中掩埋,宛若蝼蚁。

    长发随风飘飘荡荡,他那满是灰烬与鲜血的脸上像是失魂一般,茫然的望向高空,像是做了一场好长的梦……

    “吟~~~”

    清越的龙吟声震彻雨幕,一头宛若盘天之城般的身躯高踞长空,苍黑宛若山岳的身躯两侧亮起金银两色的纹路,一直蔓延到那宛若皓月和大日的龙眸,又化作金色和银色的珊瑚龙角。

    张开双眼,璀璨的神光照遍山河,神威凛凛。

    然而此刻它却鳞甲翻卷着发出凄厉的痛吟,时间一遍又一遍飞快的倒退,又止不住的向前……

    巨大的身躯在空中疯狂扭动,张嘴喷吐出熊熊烈焰。

    然而一道黑气,却如同烟雾般在龙息中飞快闪过,将银色的龙角从空中斩落,转瞬间又化为了一颗银白色的丹丸落下。

    电闪雷鸣。

    天空上黑色的云海成旋,仿若一张无比庞大的脸,张嘴吐出无数流火和黑红色的龙卷,从天空沉沉压下。

    渺小的青衣御起万剑,身后一只苍青色的大鸟扶摇而起,浑身裹挟着雷霆,展开双翼似要撕破面前的云海!

    “小木头!愣什么呢!”

    耳畔响起一声娇咤,然而等他回过神来,却只看到一道红衣如火,在火光中展开一轮玉兔星蕴,乘着狂风向天猛然挥拳!

    “轰!”

    空气仿佛在一瞬间被抽空,风爆声后知后觉的响起,乱发舞动,他望着滂沱大雨倒飞向天际……

    青衣。

    红衣。

    并肩而立,只在他视线中留下来了两道惊艳的背影。

    小……木头?

    他仔细琢磨着这个熟悉的称谓,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场面,和那两道陌生又熟悉得背影,心中一片茫然。

    谁?

    来着?

    向前跌撞走了两步,他低下头来,望着雨水中倒映着的年轻面庞,转瞬间便被重新落下的雨滴搅乱成了一片涟漪。

    雨水顺着额头留下,伸手捂着隐隐作痛的额头,一幕幕画面在眼前飞快闪烁起来。

    简陋的酒肆,一袭青衣坐在对面,对自己遥遥举起酒杯。

    大雪纷飞,满是花灯的夜市,一张如花笑靥在昏黄的灯光中回眸,拉着一道红衣笑着跑过人群,他宠溺而又无奈的一笑。

    冬去春来,云空剑影穿梭,青衫随风猎猎狂舞,张开双臂,似欲与春风比肩。

    坐在马车上,一袭红衣似乎极为专注的望着旁边顶着龙角的小女孩,伸手握着一把匕首,在小女孩开心的笑脸中,对着那头长发比划着。

    画面一转,夕阳西下,他转头看到一张笑的前仰后合的如玉俏脸。

    顶着龙角的小女孩眼泪汪汪,顶着一头狗啃刘海追着那袭红衣,影子在夕阳下拉的斜长……

    这是……

    我这是……

    捂着隐隐作痛的眼眶和额角,他缓缓的跪下来,手中半折的长剑插在积水中,雨水顺着锃亮的剑锋流下。

    “吼!!!”

    巨大的嘶吼响彻天地,随着金色的雷霆照亮四周,他缓缓抬起头来。

    黑压压的云海魔脸之下,一道红衣宛若流火般坠落。

    而被鲜血染透的青衣则手握着一柄金灿灿的剑柄,金色的流光连带着千万道金色闪电宛若百川归海般涌向他手中……

    苍黑色的大鸟扶摇而上,浑身的雷霆仿若逐渐蜕变成金灿灿的光芒。

    鸣叫着穿过那金灿灿的光芒,那大鸟仿若蜕变了一般,原本壮硕的体格变得优美起来,通体散发着金光,随着那道惊天动地的剑光斩破云海,飞向那怒吼着的魔脸!

    “轰!”

    云层炸散,阴霾尽去。

    那黑色的雾气在斩断金角之后,飞快的向远方遁去,眨眼间便消失不见,只留下巨龙那遍体鳞伤的身躯。

    暴雨中满目疮痍的大地。

    苍青色的大鸟展开双翼飞过黎明与黑暗的交界线,一片红色的残破衣角夹在石缝中飘荡……

    人们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祈祷着,庆幸着劫后余生。

    “这些冤魂如果不能平息的话,数年后整个青州都会化作一片鬼蜮。”耳边似乎响起一道清冷柔和的声音,宛若空谷幽兰一般,令他缓缓抬起头来。

    不……

    白色的裙角在眼前摇曳,他抬起头来望着那张如玉面庞,眼角带着泪光,发丝在雨水中翩翩起舞。

    那身影缓缓蹲下身,伸手捧住他的脸颊,冰凉的手逐渐变得温热,伸手抹去他眼前模糊的泪水“别哭,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约好了,你一定要当个好王……”

    不……

    他望着那张面庞,瞳孔在剧烈抖动着。

    玉屑纷飞,仿佛是从神女退化成了凡人,脸上也带上了淡淡的红晕,笑道“谢谢你,让我有了温度。”

    “陆槐……”

    从指尖一点点化为玉屑,随着那张笑脸缓缓龟裂纷飞,在远方悲痛的龙吟中,一枚玉玺缓缓坠入手中。

    大雨滂沱的落下,陆槐抱着那枚玉玺跪倒在废墟中。

    百年……

    千年……

    万年……

    承诺过的,约好了的!

    无论如何都想……都想……

    “都想要再见她一面啊!!!”悲痛的嘶吼从寝宫内传出,长发披散着从床上霍然坐起身来,双拳砸在床板上。

    偌大的宫殿中,长明灯跳跃着火光。

    南王陆槐那张沧桑的脸上满是泪水,虎目圆睁,望着天光通明的窗外,愣愣的有些失神。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悠悠传来一声轻唤“父王……”

    。

    99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