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巨子 > 第454章 突发之变(下)
    “他昨晚竟没去临江楼?”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大早本还有些困意的许恭顿时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

    他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那李凌,那才刚刚抵达华亭,连半点根基都未有的年轻县令居然就敢爽约,把好心与他结交的徐老等人晾在酒楼?这……这不怕是疯了吧!

    除了认定李凌已疯,他许恭实在想不出另一个更加合理的借口来了,这实在不是一个正常的地方官能做出来的选择。他只觉一阵心悸,半晌后才看向前来报信的县衙刑房典吏徐森“那……那徐老他们是个什么态度?”

    “自然是大感恼火了,不光是徐老,在场所有人都觉着自己被李县令给戏耍了,这口气自然不可能就此算了。”徐森苦笑,知道接下来必起风波。

    作为徐家一份子,他徐森和其他家族成员还是有些不同的,因为他算是徐家旁支,靠着听话勤勉,才能在县衙得了份典吏的差事。也正因如此,他比其他兄弟要低调得多,和许恭这个县令关系也更近些,两人近似于朋友之交。

    正因如此,他才会今日一大早就赶来报信,就是要让许恭做好准备,最好是能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任谁都能够想到,接下来双方必然过招,而身份有些尴尬的许恭留在此处,势必会受到牵连。

    面对这位少有的朋友的劝说,许恭却只能回以无奈的苦笑“走?我早就想走了,可现在我能不能走却不是自己说了算了,你可别忘了,衙门里还有太多事情需要交割,这些事情还未交代完,我哪走得了啊?”

    “那就找个借口,就说你家中有事,先走一步。其他事情,自有衙门上下之人帮你解决。”徐森倒算是好朋友了,立马拿出了这么个对策来。

    “此事真能行?”

    “先走再说,他还能派人追你不成?祸是他闯下的,总不能硬拉了你来受罪吧?”徐森神色急切道,他可是看得很清楚,家主昨夜脸色阴沉得太过吓人,那完全是要有大举动的意思啊。

    想着徐方两家在华亭一手遮天的可怕势力,想着多年前的那些事情,许恭是真个感到恐惧了,只略作迟疑,便道“那我现在就走,也不去跟徐老他们告辞了,就由你代为请罪吧。”

    “这样最好,一切有我。”徐森点头,同时心里又微微一宽,把这个朋友送出,自己也就放心了。

    可就在许恭起身想收拾细软等物,又叫来下人去做离开安排时,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却从外头响起,片刻后,那刚应命出门的下人就一脸不安地回来了“老爷,李大人差人来请您去衙门,说是有要事相商。”

    “什么?”正拿过几本书册的许恭闻言手一抖,啪一下间,那几本书摔在地上,震出了几张银票来。而这时,他都顾不上掩盖了,口中只道“他……他怎会知道……”

    徐森的眉眼也是一跳,倒不是认为李凌猜到了许恭要跑,所以派人来堵门,很显然,这只是凑巧而已。叫他感到不安的,是如此一来,许恭怕是无法离开了,而且这个时间点上派人来请,是不是意味着对方要对许县令做点什么了?

    “就说本官身子不适,今日就不去县衙了。”许恭很快也反应了过来,而后便拿出了一个对策来。论解决问题他确实没这个本事,但论逃避的功夫,在华亭为官十载,他却已练得炉火纯青了。

    徐森也明白了他的意图,把人打发,然后再走!

    只是还没等两人松气,门外本该答应的下人却是一声惊呼“你……你做什么……”而后房门砰的一下就被人用力推开,一名身材魁梧,目露精光的青年已一步跨进屋来“不知许大人这是哪里感到不适啊?”

    “你!”房中两人顿时呆住了,他们是真没想到这个李凌的手下竟如此蛮横无礼,敢直接就闯进堂堂知县的卧房,这是真不留半点余地了吗?

    李莫云拿眼扫过面前二人“徐典吏,你这是来看望许大人的吗?想不到你消息竟如此灵通,这么快就知道他病了?”嘲讽的话问得两人哑口无言,脸上更是一阵红一阵白,呆呆看着这个大胆的家伙。

    李莫云哼了一声“许大人,我家公子可是说了,今日是有要事请你前往相商,要是不肯去,一切后果由您自己承担。那可是关系到你为官前程,甚至整个人生的大事啊。”

    直到听了这话,许恭才猛一个寒颤回过神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小的可不知道了,不过公子却让我给您带一句话,光今年数月,县衙库房账上银两就有八百两的出入……”

    只此一句,让许恭的身子再度一震,而徐森也终于倒吸了口凉气,知道情况很不妙了,作为徐家人,作为县衙典吏,有些事情他自然是知情的,那八百两银子的事情,就是县衙内也就区区几人知晓,一个才到本县没两日的新县令,怎就掌握了?

    “许大人,请吧。”见二人完全一副受了惊,见了鬼的心虚表情,李莫云越发淡定,便做了个手势,示意许恭跟自己一起回去。

    而到了这一步,许恭也确实没有其他选择了,略作踌躇后,便苦笑一声,把刚捡起的几张银票往袖筒中一塞,便随着李莫云走出门去。

    此时,外间他的一个妾侍,四五个仆人也都闻声跑过来一看究竟,一见着自家老爷这番模样,他们更是噤若寒蝉,连问都不敢问上半句,就目送着他跟着李莫云出了院门,最后离开馆驿。

    而房中,徐森也是在好一阵后,方才定神。思忖了片刻后,他赶紧又拔腿往外跑,现在他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找族叔求救了,好歹要把许恭给保住了。

    半个多时辰后,徐森才来到徐府,通传后,来到了当日饮茶的那间花厅,见到了徐紫洋,以及家中其他几个重要人物,徐墨、徐坤、徐茂等人,而他们的脸色看着都极其阴沉。

    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们更早一步知道李凌要找许恭麻烦了吗?徐森心里转着念头,在行礼的时候,还偷眼打量了徐紫洋一眼。

    然后还没等他直起身子,徐墨就开了口“老九你来得正好,咱们正想找你呢。你可知道,那李凌竟大胆到想把老六给开革出县衙!”

    “什么?”徐森再度失声惊呼,然后看向一旁面沉如水的徐茂,“此,此话当真?”

    徐茂哼了一声,语气生硬道“就在刚刚,我去和那李凌理论,问他为何昨日爽约,结果他不但没有半点愧疚,反而倒打一耙,几句话间,就说要把我开革夺职!”

    砰的一声响,却是徐坤拍案大怒“真是反了他了,也不看看这华亭到底是什么地方,真以为他一个县令就能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了吗?我徐家的人也是他能说开就开的?”

    “还有昨日,他居然让爹和我们在临江楼里白白等了他一晚上,这个李凌还真是……真是……”徐墨一时间都找不出太贴合的词句来做形容了。

    “此事绝不能忍,必须要让他知道华亭到底是谁说了算了!”徐坤当即跟着说道,然后是徐茂也点头“不错,这口气我们徐家绝不能忍!”

    “就是,要让那李凌知道咱们的厉害!县令又如何,在咱们华亭,他就是个屁,没有咱们点头,他什么都做不到!”

    一时间,厅内几个徐家子弟纷纷叫嚣着要报复李凌,当真是气势汹汹。可他们叫嚣了一阵后,却发现自家族长一直都没有作声,只是神色阴沉地坐在那儿,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们。

    在发现徐紫洋的情况有些不对后,这些人终于慢慢停下了叫嚷,有些心虚地看着他“族长(叔父、爹……)”

    徐紫洋这时才缓缓开口“都说完了?”目光又一次从他们面上一一看过,把众子侄都看得心头发紧,垂目避让后,他才又道,“这些年我们徐家在此一手遮天的,真让你们觉着自己可以凌驾官府之上,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你们当华亭是哪儿,西南还是北方边疆,真以为朝廷可任由我们胡作非为?”

    这几句话一出,顿时就如一盆凉水兜头浇落,把这些人的火气灭了个干干净净。半晌后,徐墨才不忿道“爹,所以此事咱们就忍了?这……这让我们的脸面往哪儿搁?”

    “哼,昨日我也和你们一样,心中极其愤怒,想着如何对付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可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李凌看着年轻,手腕却是极其的高明啊。这一手确实打到了我们的要害处,这口气我们就算不想忍也只能忍了。嘿,看来,我们都低估了他,他虽年轻,却是个聪明人,深知什么是他的优势!所以这口气,我们不想忍也只能忍了。”

    

    99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