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玄清卫 > 第960章 面圣
    铜条上的印玺足有半个巴掌那么大,上面刻着“国朝之主,束”。这是皇帝的印玺,一般只出现在公文上,私下会是皇帝的私印。

    但古怪就古怪在皇帝怎么会直接给沈浩这种从四品的“小官”下令条呢?上面为何连指挥使衙门的印签都没有呢?

    而且送这份令条过来的人也不是指挥使衙门的人,是一位穿着宦官袍服的宫中內侍。

    “还请沈大人尽快进宫。”宦官就站在沈浩边上,等沈浩看完了手里的铜条之后就开口催促。脸上态度恭谨,但言语间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意思。

    沈浩点了点头,看了在边上候着的王一明一眼,指着桌上的一份卷宗说“将这份案子的最新进展报给庞大人。”

    说完便大步的离开了公廨房。

    而王一明自然心领神会,拿起桌上的卷宗就急急忙忙的往指挥使衙门里跑。这种事情一般都是沈大人亲自在做,如今却突然叫了王一明去办,不就是要将皇帝的召见通气给庞大人嘛!王一明这点事还是能一点就透的。

    不过庞斑那边到底作何反应暂时没人知道,沈浩也猜不出。只不过沈浩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直接跟着这位宦官走掉,即便不能违抗皇命也需要让自己的上峰知晓自己的这个动向,免得多出误会事后就不那么好解释了。

    出了指挥使衙门,沈浩发现随行的还有一队禁军,其间还有两名金剑卫!

    这待遇说实话让沈浩有些惊到了,这是排场是不是有些过了?

    皇帝召见,一般都会有排场送出来,这样会让外人看见皇帝对你的恩宠和赏识,属于帮你长脸的意思。

    但这种排场不是看心情随便给的,一般来说都是按照被召见的人的身份地位勋爵等级,或者说官位品级来决定给你什么排场。像沈浩这样的从四品官,能有两个宫里的侍卫和一名宦官出来作为排场就不错了,就算是给足面子了。

    但眼下什么情况?一队禁军外加两名金剑卫?

    弄错了?宫里对这些事情把关很严苛,不可能出错。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皇帝刻意安排的,就是要给沈浩一个超过其本身官职的排场和恩宠。

    当然,这些排场只是让沈浩心里有些好奇,另一方面他对面见皇帝还有另外的一份情绪,那就是紧张。

    若是在以前,沈浩是不会对见皇帝这种事情感到紧张的,因为他在玄清卫里做的事情每一件都是拿得出手的,不担心得罪皇帝也就不担心被皇帝责难,单就是见一面又有什么可怕可紧张的?

    但如今却是不一样了。

    自从沈浩和叶澜笙单独的那一场“秘密”的交换之后,他对皇帝杨束就多了一种情绪避让。

    因为自己胸口上的黑兽纹身对叶澜笙所说的独属于皇帝的“病”产生了罕见且头一次的“愤怒”情绪。

    这种情绪不得不让沈浩提高警惕,他事后曾在心里反复的琢磨过黑兽纹身在这股莫名其妙的“愤怒”情绪中给他传递着什么意思?

    首先,若只是单纯的一种咒术或者别的什么手段肯定不至于让黑兽纹身“愤怒”,应该是手段背后的施术者,那么这样一来皇帝身上的“病”就不普通,至少在黑兽纹身看来是具有鲜明代表性的,可以以此“术”来判断施术者和它是有仇或者有梁子的。

    其次,如果皇帝身上的那种“病”不是术法手段呢?

    后面这个猜测是沈浩最开始并没有往心里去的,甚至他都没有想过。直到回家洗澡的时候低头看到自己胸口的黑兽纹身时才猛然惊觉如果如果黑兽纹身真的是一种有思维意识的“生物”,那大概率就不会是唯一,既然他可以有黑兽纹身附在胸口,那皇帝为何不能有一片“蛛网”附在胸口?同一类,但相互敌视,这似乎也有可能啊!

    不过当沈浩想要和黑兽纹身交流的时候却没有再如之前那样有反馈,石沉大海根本理也不理。

    所以沈浩才会心里紧张,担心自己身上的黑兽纹身被皇帝察觉。

    不过担心也好紧张也罢,皇帝找他,他也不可能推诿,甚至连耽搁一下做一些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给他留,一路还有两名金剑卫跟着,这让沈浩想给自己再多贴一张遮掩符都难办到。

    一路进了宫门,有前面那名宦官领路,加上沈浩手里的那份皇帝给的令条,沈浩除了沿路接受一些盘查之外一路可以说是畅通无阻的。

    最后抵达的不是万民宫,而是福安宫。

    若是以前,福安宫也好万民也罢对于沈浩而言不会有任何想法,可如今却让他不得不想到叶澜笙所说的皇帝身上的“病”。

    “请沈大人稍等。”宦官让沈浩候在门口,自己进去通报,片刻后出来让沈浩跟着进去。

    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这里面有很大的一股硫磺的气味儿,而且温度要比外面更高一些。想来应该是温汤所致。

    福安宫里的戒备极其森严,沈浩在经过了数道严密的法阵之后在一间小厅里见到了许久未见的皇帝,杨束。

    “臣沈浩,参见陛下!”

    以前是没资格称“臣”的,品级太低,如今从四品了,勉勉强强可以在皇帝面前称臣。然后按照靖旧朝的大礼单膝跪下规规矩矩的参见。

    “起来吧。”杨束摆了摆手,要沈浩起身,但并没有赐座。

    沈浩老老实实的站在离杨束足有五丈远的地方,低着头,束手而立。

    沉默了许久,杨束才开口道“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只是区区百户吧?如今都从四品的黑旗营统领了,倒是世事变化无常啊!”

    “陛下所言甚是,臣至今都以曾和陛下对饮而荣幸万分。”沈浩见对方忆往昔,自然也就跟着搭了一句,当初他和杨束第一次见面可不就是以酒开头的嘛。

    杨束闻言先是一愣,他本想说点话暖场,不希望沈浩如现在这般紧张,毕竟他叫沈浩来是有要事要交代的,不希望沈浩因为紧张有什么遗漏。不过既然沈浩提到了酒他也笑道“不错,当初就是因酒与你巧遇,现在你身上可还带着酒?”

    99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