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 第897章 实话
    清明前后,细雨纷飞,气温回升。经历漫长冬眠的钉螺都纷纷破土而出,面朝土地背朝天,在草地里、水沟边、田壁上慵懒的沐浴着阳光,同时孕育着爱的结晶。

    不用陶七妮他们敦促,为了自己的健康,在以后的岁月中到了这个时候大姑娘、小媳妇儿头戴着草帽,手持着查螺棒和查螺袋,在田间、草丛、河道上穿梭。

    从州府,县府,个个村落,都有条不紊的进行查螺,灭螺。

    “这就好,要长期的执行下去。”楚九刚毅的脸庞看着他们俩说道,“不能只有一两年的关注度,后来不生病就无人管了。”

    “嗯嗯!”姚长生忙不迭地点头道,“得长期监测!”

    “这个最终还得靠百姓,年年都得宣传,这画不能只在纸上。”楚九眼睛格外的发亮看着他们说道,“还是老规矩,得画在墙上,这样褪色的慢。”

    “没问题。”姚长生欣然应允道。

    “画的时候别干巴巴的,结合这江南水乡。”陶七妮灵动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带点儿江南韵味。”姚长生盈满笑意的双眸看着她说道。

    “嗯嗯!”陶七妮眼底充满笑意看着他点点头。

    “头上的这片乌云总算是散了。”楚九搓着双手开心的如孩子似的,有担心地说道,“就是不知道别的地方如何?都是共饮长江水。”

    “不知道。”姚长生闻言明媚的双眸看着他微微摇头道,“这个问高明他们应该有消息的。”

    “去岁来的时候没有发现这方面的情况。”楚九眼波轻轻流转看着他说道,“不希望爆发,咱把药材都给人家买光了,真要爆发了,可就惨了。”

    “希望老天爷开眼吧!别在扩大了。”姚长生双手合十由衷的希望道。

    “这一回老天爷真的开眼了,冻死那些罪魁祸首了。”楚九高兴地说道,倏地脸上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的,不由得担心地说道,“这么冷的天利于农作物生长吗?”

    姚长生闻言笑呵呵地说道,“主上咱问过经年的老人的,以往有几天天气也是这般寒冷的。”嘿嘿一笑道,“而那些虫子不耐寒,冻一会儿就死了。”

    “这不是南方吗?不都说温暖如春吗?”楚九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怎么感觉冷如骨子里了。”

    “真正温暖如春的是两广,金陵还不行,今年这雪比往年下的都要大。”姚长生琥珀色的明亮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今年的雪下的,我以为在北方呢!”楚九伸手比划道,“这雪都没过小腿肚子啦!”

    “所以那些害虫都被冻死啦。”姚长生无比高兴地说道。

    “对了,弟妹,顾大帅从你那里弄的书都在这书房。我给你送到哪儿?”楚九目光落在陶七妮身上问道。

    “我现在能回家了吗?走得时候带到庐州去。”陶七妮闻言灵动的桃花眼转了转道。

    “恐怕不能回家了,以后这里就是家了。”楚九脸色柔和地看着他们说道。

    “主上想好了。”姚长生面容冷峻地看着他说道。

    “金陵是咱现有地方,最合适的,曾经也是一国都城嘛!”楚九刚毅的脸庞看着他说道,“咱又扼守住淮河一线,燕廷不足畏惧。”

    “嗯!”姚长生点点头,认同他的说法。

    “那钟姐姐他们什么时候来。”陶七妮视线落在楚九身上问道。

    “现在还不行?”楚九清明的双眸看着她微微摇头道。

    “为什么?”陶七妮不解地看着他问道。

    “因为还不知道燕廷什么时候又打过来了。”姚长生微微歪头看着她说道,“金陵丢失对燕廷的打击不小。”

    “嘁……燕廷丢的地方多了,那个打击都不小,估计现在都习惯了。”陶七妮道。

    “呵呵……你哟,能把人气的七窍生烟。。”姚长生宠溺地看着她说道,目光缱绻温柔。

    “我说的是实话,实话通常非常刺耳,这点都受不了啊!”陶七妮轻笑出声道,“我感觉你杞人忧天,通常这在庙堂上的人,脸皮都比城墙还厚,震天雷都炸不烂的。”

    “呵呵……”姚长生和楚九闻言都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我说的是实话,”陶七妮眼眸在他们俩身上转了转道。

    “就是因为实话才笑的。”姚长生温润的双眸看着她摇头失笑道。

    “那咱们要在这金陵安家落户,就不能一直住在这儿了。”陶七妮微微歪头看向姚长生道。

    “这帅府大的很,住下来呗!”楚九黝黑的双眸看着他们俩道。

    “这不合规矩!”姚长生一脸正色地看着他说道。

    “这不是住的好好的。”楚九眸光直视着他说道。

    前些日子自己和妮儿一直住在藏书阁,忙得直接在藏书阁搭了个木板床。

    现在嘛!自然要搬出去了。

    姚长生的态度很坚决,楚九抿了抿唇看着他说道,“房子的事情包在我身上,那这房子就这附近。”

    “没问题。”姚长生欣然应允道。

    “那弟妹,这些书籍,我稍后让兄弟们给你送到新房里。”楚九的目光又看向陶七妮说道。

    “好!谢谢。”陶七妮站起来双手抱拳行礼道。

    “你们总是这么客气?”楚九皂白分明的双眸无奈地看着他们两口子说道。

    楚九目光看向姚长生道,“长生这金陵地区的舆图画好了吗?”

    “画好了。”姚长生水晶般透亮双眸看着他说道。

    “在哪儿呢?”楚九急切地看着他说道。

    “太大了。”姚长生手比划了一下道。

    “这简单啊!让人抬过来。”楚九轻松地说道,感触站起来道,“走走走,我先看看去。”

    姚长生和陶七妮紧随其后出了书房,陶七妮看着两人的背影道,“你们谈正事,我去厨房。”

    “去吧!”姚长生闻言回头看着陶七妮道,忽然想起来道,“我要吃鸭子,鸭血,金陵可是有名的鸭都。”

    “好!”陶七妮嘴角噙着笑意看着他说道,“今儿全鸭宴!”

    “嗯嗯!金陵鸭肴甲天下。”姚长生吸溜着口水说道。

    “我走了!”陶七妮朝他们俩行了行礼,转身离开。

    楚九和姚长生去了藏书阁,两人将舆图展开铺在了并了四张的书案上。

    看着舆图,内心再一次的惊叹,这舆图画的详细的如沙盘一般。

    楚九看着站在舆图前的姚长生道,“咱们出海的码头定在哪儿啊?”

    “主上想着哪儿最合适呢?”姚长生琉璃珠子似的双眸盈满笑意看着他说道。

    “我们一。”楚九竖起食指黑曜石般的双眸看着他微微一笑道。

    两人手指齐齐点向了一个点,抬眼四目相对,相视一笑道,“松江。”

    “因为是长江的入海口,水运,海运都方便。”姚长生看着他努努嘴道,“重新开辟,现阶段可以避开江南那些大商贾。”

    “对!咱们还很弱小,暂时避开他们。”楚九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舆图道,抬眼轻蹙着眉头又看着他道,“现在关键是海船,只靠咱们自己造,太慢了。”

    “现在想从他们身上弄海船的不太可能。”姚长生撇了下嘴微微摇头道。

    “我知道咱北方来的,旱鸭子人家看不上。”楚九目光清明地看着他说道,“陆上咱们还行,这在水上就不够看得了。”

    “这金陵城没有水师吗?”姚长生双凤眼晃了晃道。

    “大部分南下剿匪了。”楚九深吸一口气道,“留下来都是小型战船,就接咱渡江的那些船,大概也就百来艘。所以顾少帅的十万兵马才会那么容易拿下金陵。”

    “唉……”姚长生闻言轻叹一声道,倏地又打起精神来道,“咱们自己建,这金陵的孩子都是江边长大的,水性都特别的好。”

    “人员咱们不缺,关键是船,大船。”楚九展开双臂比划道。

    “主上不是挖工匠了,难道没有造船的。”姚长生闻言剑眉轻挑看着他说道。

    “只有金陵一地,不多,而且船工容易但是这核心,或者是船构造图难度很大。”楚九紧皱着眉头看着他说道,“这船上要架起红衣大炮也不是就这么简单的摆在夹板上就完事了,这船得承受得住开炮的力量。”

    姚长生闻言黑眸轻闪,现在有些佩服他的旺盛的精力了。

    操心着一大家子的事情,还要钻研这大船的事情。

    “构造图啊?”姚长生眼波流转,忽然道,“咱不能偷吗?”

    楚九错愕地看着他,随即摇头失笑道,“这个要怎么偷,人家可是千防夜防的。哪有那么容易。你这也太简单粗暴了。”

    “这粗暴吗?人家小姐亲自出马偷织布机,偷到咱家门口了。”姚长生双凤眸转了转笑道,“这么直接也许是最好的。”

    “呵呵……”楚九闻言摇头失笑道,“我这上哪儿偷啊!”

    “船厂啊!”姚长生简单轻松地说道,身体微微前倾压低声音道,“主上没有安排人偷师去。”

    “即便安排人,才刚进去,能接触到核心吗?”楚九眨眨眼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

    “收买。”姚长生看着他嘿嘿一笑道。

    “他们的报酬很高的,东家也不是傻子,有的给分红的。”楚九深吸一口气看着他道,“高明他们试探过,不会轻易背叛的。”

    “那是背叛的价码不够!”姚长生翻了个白眼轻哼一声道。

    “喂喂!咱还没有财大气粗到肆意挥霍的。”楚九闻言黑漆漆的双眸看着他微微摇头道,“我现在还是一个铜板掰成两个花,不说别的,这现在十万兵马,加上荆州的。”拍着自己的额头道,“想想就头疼。这大船建好了,立马就能赚银子啊!”

    “我在翰林院倒是见过大船图,但那只是外观,里面什么构造没有详细的图纸。”姚长生挠挠头遗憾地说道,“在这方面不是我的强项。”

    楚九猛地睁大眼睛看着他说道,“说到翰林院,这藏书阁不知道有收获没有。我看这藏书阁可是两层,藏书丰富着呢!金陵怎么说也是一国之都。”

    “不知道,这藏书阁我们来了之后忙的脚不沾地的,根本就没有好好的看过。”姚长生凤眸亮闪闪地看着他说道,“要不我们在这藏书阁里找找,哪怕是古老的书,也比没有强。”

    “比葫芦画瓢,你得把葫芦找出来吧!”楚九忙不迭地点头道,希冀地看着他说道,“试试看吧!”

    “那这藏书阁,我们看来是有段时间走不了了。”姚长生抬眼环视了一下四周道。

    “这不正好,这王府比庐州还大,我这一个人住怪冷清的。”楚九眸光温和地看着他笑着说道,食指点点书案道,“回头我找人给你们抬架子床过来,可不能在睡木板床了。”

    “这木板床也没啥的,以前还席地而卧呢!”姚长生明亮的凤眸看着他轻松地说道。

    “以前那是没条件,没理由住了豪华的王府还亏待自己。”楚九执拗地看着他说道,“休息好了,才能更好找咱们需要的。”

    “随你!”姚长生笑着点头道,看着书案上的舆图道,“把这个送到你书房吧!”

    “行,我让侍卫们来抬。”楚九说着提高声音,让门口的侍卫进来将舆图抬回了书房。

    姚长生和楚九两人出了藏书阁,坐在了院子里的竹椅上,“长生说,这次官军会派多少人来攻打金陵。”

    “这现在金陵城就有十万兵马,他们只会多不会少。”姚长生想也不想地说道。

    “又想以多欺负人少啊!”楚九撇撇嘴冷哼一声道。

    姚长生凤眸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看着他毫不避讳地说道,“如果是我,我也想人多势众,直接将官军给踏平了。不至于绞尽脑汁的与他们周旋,在战术上把头发都快挠秃了。”

    “呵呵……”楚九看着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他笑道。

    “别笑,咱真这么想过。”姚长生看着他摇头失笑道。

    99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