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曹家逆子 > 第2080章 大魏电网
    高奴的天是小孩的脸,说变就变,暴雨狂下不到一刻钟,太阳出来了。

    虽然时间不长,暴雨的威力却丝毫不容小觑,路面到处都是积水,村里道路一片泥泞。

    大雨刚停村长便迫不及待的拉着周不疑往家里走,边走边叹息道“周局,咱村这破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你看啥时候给咱住条水泥的啊。”

    村子离公路足有十里之遥,修成水泥路能方便不少,村里是没这钱的,只能寄希望官府衙门了。

    周不疑苦笑道“老村长,这你可找错人了,我是修铁路的,公路你应该找公路局。”

    村长笑道“你们不是一家人嘛,找谁都一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相谈甚欢,将曹昂晾到了一边。

    曹昂跟在身后诽谤道“该死的老头,感情你的耳背是装的,亏小爷我还对你那么热情,唉,终究是错付了。”

    众人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泥泞赶到村长家中,刚一进门村长便挥着大手喊道“娃他娘,宰只羊好好招待周局长。”

    曹昂听罢又不是滋味了,招待我就是粗茶淡饭,招待人家却杀鸡宰羊,你个老不休的,看不出来我俩谁官大啊。

    高奴地形多丘陵,能耕种的不多,属于半农半耕状态,几乎家家都有牛羊驴等牲口,而且个个是屠宰高手,村长的老伴儿子齐动手,很快便将一头倒霉的山羊从圈里提了出来。

    村长则带着周不疑曹昂等人直接进屋上炕,坐定后笑道“周局,你跟老夫说说那个油田的事。”

    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周不疑自然不会在这种事上隐瞒,老实说道“曹公子开来的那辆汽车你也看见了,这玩意跑的快还不用马拉,但得喝汽油,没油它就是一块铁疙瘩,汽车喝的油可不是种的,而是地里挖出来再加工的,恰好你们高奴就有这种油,郡上准备大肆开采,以增加郡里的经济,未来几年够你们忙的。”

    “那就好,那就好。”

    村长闻言笑的合不拢嘴,他才不管石油是干啥的,只要有活干有工资领就行,种地之余若能再赚份外块,生活简直不要美滋滋。

    事已谈完,羊还没宰好,年纪轻轻的老坐在炕上也不像回事,曹昂便将周不疑拽出屋外,来到院子的篱笆旁递了支烟问道“并州的铁路怎么样,修多少里了?”

    周不疑点着烟冒了一口笑道“还是那几条,陛下您也知道,并州这破地丘陵众多,又有太行山阻隔,不好修啊,五年计划结束之后便暂停下来,一是没钱需要缓缓,二来也是总结经验,修铁路也是技术活,不能一直按照一个模子来,总得想办法改进不是。”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时候停下来歇歇不是坏事,曹昂点头表示认同,说道“昨晚朕在村里住了一晚,别的都好就是没电,有些事该提上日程了,朕准备成立大魏电网集团,负责全国的电路铺设,目标是将电线拉到每户人家的屋里,当然,目标归目标,执行起来肯定要分个先重后轻的,有没有兴趣执掌这个电网集团?”

    电是工业发展最基本的东西,也是必不可少的东西,连电都没有你还发展个锤子,大魏电网的事曹昂已经计划多年,只是天下尚未平定,用钱的地方太多,暂时没顾上而已。

    周不疑心头猛的颤抖,连续跳了好几次才平复下来,强忍激动问道“陛下,我行吗?”

    由不得人不激动啊,全国电网宿舍,那得多大一工程,几代人都干不完啊,作为大魏电网的开拓人,想不青史留名都难。

    他也是有身份的人,再情愿也得矜持一下不是,不过不能矜持过头,万一太过,曹昂甩袖子找别人可就蛋疼了。

    自家这位陛下向来不按套路出牌,得提防着点。

    曹昂笑道“你年轻又聪明,只要肯下功夫一定能做出成绩,朕看好你,不过现在顾不上,等将大耳贼彻底赶到贵霜就动手,你先有个心理准备,朕看好你。”

    周不疑大喜,后退半步躬身拜道“谢陛下,臣一定赴汤蹈火,全力以赴。”

    曹昂伸手将他扶起,笑道“有你这句话朕就放心了,此事出我口入你耳,暂时先别跟人说,你私底下做准备就行。”

    如此好事弄的人尽皆知对手可就多了,最后说不定就落到了别人手里,大魏人才济济,能人不少,未必争不过周不疑这个神童,周不疑深喑闷声发大财的道理,躬身再拜道“陛下放心,臣绝不会让陛下和朝廷失望。”

    这一幕全落在了门口的老村长眼里,不过他虽看到了周不疑向曹昂行礼,却听不到两人的交谈,忍不住问道“你家公子挺厉害啊,官比周局长还大?”

    赵云曹彰三人抬头看天权当没听见,他们哪敢照实说。

    屋里飘出羊肉的芳香,饭熟了。

    村长家做的可不是烤全羊,而是清汤羊肉,可以泡馍的那种,曹昂四人与周不疑带来的十几人泡好馍,端着大碗蹲在屋檐下吃的那叫一个欢实。

    饭后周不疑告辞,临走时掏出三百魏币塞进老村长手里笑道“村长,今日饭钱你收一下。”

    老村长还指望他帮忙找活呢,哪敢收这个钱,连忙推辞。

    周不疑却坚持要给,强塞着说道“您老务必收下,咱村也不富裕,可经不起我们这么多大小伙造,您要不收这钱,以后我可不来了。”

    说完还不忘朝曹昂那瞟了瞟眼,他也不想给,沿途征地向来都是走到哪吃到哪,什么时候给过钱啊,可曹昂在旁边盯着,他敢不给吗?

    村长人老成精,哪会不明白他眼神的含义,不留痕迹的接过钱说道“周局你太见外了,每次来都给钱,搞的老夫多不好意思。”

    哪有每次,也就这次。

    周不疑暗叹这老头上道,与他挥手拜别,带着一帮属下踩着泥泞迅速离开,似一刻也不愿多待。

    曹昂同样没有久留,掏出二百魏币塞给村长笑道“老人家,我们也该走了,您老留步。”

    “老夫送送你们。”

    村长将他们送出院子便没再送,站在门口看着手中钱币,心中对曹昂的身份越发好奇,这绝对是个比郡守还大的官,要知道,周局长可是连郡守的面子都不给的。

    村长老伴却不关心这个,看着他手里的钱说道“这群人还挺大方啊,半只羊就卖五百,若是个个都这样,咱家岂不是要发了。”

    村长骂道“你想的倒挺美,当官的有几个是好东西。”

    99小说网